2013-1020主日講章(麥田情緣)、小組敬拜/話語教材/小組公告

張貼者:2013年10月24日 下午9:23網站管理員

麥田情緣

孫榮岩傳道

讀經:路得記1:222:2-48-1215-17 3:10-134:3-6

金句:羅馬書13:8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

 

路得記是從一個家庭開始,經歷家庭遭逢巨變,生活遭逢巨變,最後由一個新的家庭作為結束。路得記是一個由甜變苦,再由苦轉甜的過程,關鍵就是在大麥田上的一段情緣,而這段情緣恰巧都有神的參與。

多年前有一部電影,中文翻作「航站情緣」。電影由湯姆漢克所飾演的一名叫威特的東歐人,他為一圓父親的遺願來到了美國。在他搭機的途中,他的國家發生政變,而新的政權和美國沒有邦交,所以威特舊的國籍和護照完全失效。他言語不通沒有朋友、沒有工作、窮困潦倒、饑腸轆轆。周圍的人對這個言語不通、衣著邋遢的外國人,不肯靠近,也沒有伸出援手。他只能自力救濟、等候機會,他和路得一樣,盼望能在一個人的面前蒙恩。這部電影和路得記所談的其中一個主題相關,就是在苦難中所經歷的愛。

路得故事的開頭是士師時代,拿俄米一家移民到摩押地。可惜沒想到,丈夫以利米勒死了,兒子瑪倫與基連也死了,只剩下二個外邦媳婦:俄耳巴和路得。這一家真是夠苦的,你可以想見她們三個寡婦可能各自想起自己所遭遇的難處,正在互相指摘。也可能三人圍坐在客廳,面對面流淚,想要一起結束生命。這時候他們苦極了,在這樣極大的難處當中,是非常需要被愛、被幫助、被關懷的時刻,他們彼此之間竟然還有給出愛的能力。

一、 犧牲/委身的愛(為對方設想)1:16-172:21-223:1,5

1.不單為自己著想

路得說:你往哪裡去,我就往哪裡去,你的國(應作親族)就是我的國,你的神是我的神。她表示,我就是跟著你,無論過去如何、現在如何、也不管將來會如何。路得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她沒有想到成為以色列族能使自己的苦難結束,相反地,這時的路得才剛剛經歷了拿俄米在1:21講的狀況:「我滿滿地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耶和華降禍與我;全能者使我受苦。」她經歷了令拿俄米遭災禍的神,而她竟然還要選擇這樣的神!還願意與拿俄米同行,難道不怕這位神繼續降禍?這麼說來,路得是一個難得的好媳婦?

l我們普遍都認為,路得是個好媳婦,那麼,是有這樣的好媳婦,才讓婆婆也變得很好?還是先有一個好的婆婆,在她的影響之下,造就了一個好媳婦?

  若認為先有好媳婦的人,不要忘了1:8拿俄米先讓媳婦回自己的家去,這個決定非常困難。一旦寡婦沒了兒子,媳婦又離開她,她就要背負使以利米勒、瑪倫和基連在以色列中除名的可能。而這二個外邦女子若回到以色列,親族中大概不會有人願意娶她們。

  若你認為先有好婆婆的人才有好媳婦的人,也別忘了,俄珥巴好像比路得更加聽話,她非常聽話的回到摩押地。路得一直反對她,硬要留在她身邊,是好媳婦嗎?就算有好婆婆如拿俄米,也會面對到二個不同反應的媳婦,到底哪一個媳婦合你的意思?

  路得的反應,是最好的表明,無論如何,我已經離開我的家,把你當作我唯一的家人了,從今以後,我不再以一個摩押女子的身分來生活,我要以一個以色列人的身分來生活,為什麼這麼大的轉變?因為愛!

■你的國(應作親族)就是我的國

  彼此相愛中同一國的概念非常重要。就如同在棒球賽中,我們都會傾力為中華加油。

l弟兄姊妹,你在面對心愛的人的時候,你是站在哪一國呢?我們往往都認為,我不是站在敵國,我只是幫助你看到你沒有看到的地方,我只是提醒你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我只是要跟你說實話,雖然沒有站在敵國,但是也沒有站在同國。不站在同國,想要表達愛,是很困難的。

2.全心為對方想(3:1,5

   拿俄米是寡婦,若路得能像女兒一樣的陪伴她,她的晚年還有希望,若她把路得給嫁出去,那她晚年豈不是要一個人度過嗎?任何年老的人,都會想到晚年我要怎麼過?跟誰過?在哪裡過?媳婦不外嫁,不但年老有依靠,還可以保有丈夫給兒子的地業,一嫁出去,她就有另一位婆婆要孝順了。但是拿俄米沒有考慮這些,拿俄米想:我年紀大,守寡的日子有限,但我的媳婦還年輕,她將來的日子怎麼辦?難道一輩子過一個和自己一樣辛苦的生活?有這樣為人著想的婆婆嗎?我們發現路得非常的順從,即便婆婆要她悄悄的去躺在波阿斯的腳邊,做這種大膽的、以身相許的行為,她也遵行就因為她們雙方都知道為彼此著想。

二、恰巧的愛1:222:2-4

  恰巧這個字,原文同樣用在傳9:11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時間和機會發生人無法掌握的狀況,背後都有神隱藏於其間。我想聖經這裡提到的「恰巧」,很可能和我們觀念中的恰巧不太一樣,也跟我們期待中的恰巧不太一樣。

1.恰巧的時間,正好是收大麥之時

每一作物都有不同的收成時間,大麥是收割季的最開始,之後有小麥、雜糧如果要配合作物收成,回到伯利恆的時間就相對重要,太早回來,作物還沒有成熟,無法收割,太晚回來,作物都被收割完了,也沒有作物能撿,生活一樣會出問題。神保守他們回來的時間正好是收割大麥的時候,時間真是剛剛好!

   胡維華老師在2:2的翻譯:「我蒙誰的恩,我就在誰身後,在未收割的禾捆中拾取」。因為他們回來時間剛好是收成大麥的時刻,所以路得並沒有時間去惡補以色列文化,她沒有時間去了解以色列律法中規定應該如何撿拾農作物,擺在她面前的,立刻就是許多生活的挑戰。路得對於以色列中拾穗的律法和風俗不夠瞭解,他以為以色列允許窮人在田裡,或從農作物的禾捆中直接摘取,而不是撿那個掉落在地上的。(利 19:9 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當時收割的方式是收割工人一字排開,一起往前收割。所以在收割人的身後,只能拾取遺落的,在不明白規矩之下,路得有可能隨便走進麥田,自顧自的撿起麥穗,這樣當然會遭到收割工人的驅趕。所以路得會說,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

2.恰巧的地點,正好是波阿斯的田?

  這裡的田間用的是單數,所以不是村莊中有許多田,每個人擁有自己的田地,而是大家共用一塊田,當時的麥田是在田的四圍立石頭為分界。所以當時路得在許多屬於不同財主的一片麥田當中拾麥穗,她走到了一塊屬於以利米勒家族的麥田中。就是這樣簡單嗎?隨便一走,就走到波阿斯的田中?

l我們都會認為,到了那一大片禾場,若能從中一下子就找到那個屬於波阿斯的田,才叫作恰巧,才叫作不浪費時間。如果我迷路了,立刻就找到方向才叫恰巧。如果我要找工作,一下就進入合適的工作才是恰巧。如果我要作什麼事,全部都很順利才是恰巧,但是學者Rashkow指出這一句經文特殊的語法,翻譯:「她出發,她來到,在收割的人身後,在田裡拾取,然後,她恰巧來到波阿斯的田裡。」

  和合本的聖經省略了然後,「然後」表示路得是經歷一些波折才到波阿斯的田,很可能路得所到的第一塊田不是波阿斯的田,而路得在到波阿斯田之前,已經在別人的田裡,用錯誤的方法撿拾麥穗,若照路得自己說的,直接從已經綁好的禾捆中摘取麥穗,可想而知,一定會被人驅趕。她可能不知道原因,就覺得因為自己是摩押女子而不受歡迎,若路得很自然把這些不愉快的經歷都歸咎於她是個外邦女子,那她真正想要尋找的是一位願意憐憫、體恤外邦人的好地主。這是神的安排,讓路得後來恰巧在波阿斯的田裡!

3.恰巧的巧遇

  波阿斯從伯利恆回來。並不是路得一到,波阿斯就剛好到這裡,因為僕人告訴他說路得一直在這裡,其實在波阿斯來到麥田之前,路得已經在那邊一段時間了(2:5-6從波阿斯僕人的回報就知道)。這裡指的恰巧是因為波阿斯並不需要到田裡來,交給僕人處理就好了,但他卻來了。

  我們知道,路得所到的第一塊田不是波阿斯的田,這是好事。經過輾轉才到波阿斯的田,才能恰巧遇到波阿斯。一開始的不順、困難、挫折甚至羞辱,讓後來的路得能遇到波阿斯的恩典,更顯得寶貴。路得記中的恰巧,有彎曲、有挫折、有不斷的辛苦、有許多的淚水,恰巧中也有大量的等候。

  電影航站情緣中,威特也在等一個恰巧,他在等移民官在他的護照蓋上准許入境的章,他在入境之後,能夠完成父親的遺願。威特對他喜歡的艾蜜莉說的一句對白:「人的一生總有在等待什麼?」不錯,路得記中的恰巧,是需要等待的。

l在學青,我們需要花很多很多時間去陪伴、去等候一個生命,很多時候,我們陪伴一個人他畢業、離開教會都沒有機會見到他的成長。但有時候神恩待我們,讓我們在陪伴一些人的過程中就恰巧見到他的改變和成長。我們付上許多代價,才讓恰巧的果實更加甜美。

二、 尊重的愛2:8-12,15-17

1.給予生活所需

  拾穗的人若不清礎以色列的律法,或是過份積極、投機,一定會影響僕人收麥的量,那豈不是令僕人遭到責罰?也間接影響財主合法權益。所以雖然律法有規定,但僕人不一定喜歡、慷慨接受這些到處而來的拾穗者。波阿斯關心路得真的有收穫,於是吩咐僕人不可以騷擾她,並且為了節省時間,在有限的時間裡面多撿些麥子,波阿斯還告訴路得,渴了可以去喝僕人打好的水,就不用自己來回打水喝水,浪費時間了。

l我們看到,波阿斯給路得的恩典是超過以色列律法的要求,愛心是超越律法要求的。教會中我們談真理,也給恩典,都要平衡。

三、 給予生命尊嚴

波阿斯意思是他對路得所做的善行,遠遠不及路得對拿俄米所做的。波阿斯謙卑的認為自己的善行是因為受到路得的感動,既然路得所做的令人感動,那當然要照著她所求的給她。

l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因為看見某人的好,而引發我要對他更好的經驗?有沒有因為某人對人的愛,也引發我想要去愛他?我們只需留意一下,就一定能在教會發現弟兄姊妹的好。這種好能讓我們打從心裡更愛他。

在此我看到的是,波阿斯行善,卻不要路得把焦點放在他的善行上,而希望路得藉由這件事情,將焦點放在神身上。他要路得投靠在神的翅膀下,得神的賞賜,是得誰的賞賜呢?是得波阿斯的賞賜,但是波阿斯告訴我們這是神的賞賜,這是恩典的正確觀念。若我們都知道一切是從神而來,能給出去是神的恩典,有能給的對象也是神的恩典,那我們就會甘心地給,我們會單純從能給出恩典而得到喜樂。神的恩典不但為我們帶來喜樂,更為我們帶來給的自由!感謝主。

  波阿斯在滿足人生活所需之時,也顧慮路得的身分、性別、和她所需要的尊嚴。

  若沒有修養的男人,看到喜歡的女人在拾麥穗,會叫她不用撿,不要一早就來,快中午再來,陪我吃中飯,然後我叫人準備好讓妳拿回去。或是妳乾脆來陪我就好,不用辛苦自己撿,我叫人每天送兩袋去妳家。你這樣做,路得的鄰居會發現,路得每天都不用撿就有滿滿麥穗,這樣會讓她被說閒話。

  波阿斯是成熟男人,為路得著想,要僕人從已經捆好的麥捆中,拿出一些留在地上讓路得撿。因為如果直接讓他從麥捆中拿麥穗,那些與她一同撿拾的人也會有樣學樣。波阿斯幫路得設想,不單是要讓她能有足夠的大麥可以撿,還顧慮到她的尊嚴,不要讓其他的人有機會羞辱她,所以命令僕人乾脆留些大麥在場上,這樣路得就只要撿拾場上的,不需要冒風險去做那些讓人以為觸犯法律的行為。

  愛一個人,要讓那個人感受到被愛並不困難,但是要讓他感受愛中沒有壓力,能很舒服的接受愛,就很不容易。

l木槿花的故事

  我五歲那年,右腿忽然青腫了一塊,痛得我成天哭喊。母親見我熬不過,就背著我去廖醫生家。廖醫生看了我的腿,責怪我母親:「這是骨髓炎,嚴重了就得截肢!」。其實不能怪母親,父親去世後,母親終日為三餐發愁.哪有閒錢給我治腿?廖醫生給我敷了草藥,又交給母親兩帖中藥,說兩天後再來換藥。母親顫聲問要付多少錢,廖醫生說:五塊錢,母親的臉變了,母親借不到錢,但我的腿不能不治。不得,母親只好揣著八個雞蛋去廖醫生家。廖醫生不肯收,反而安慰母親:「好,我收下。錢的事,別了。」 看了幾次腿,母親已欠廖醫生28塊錢了。再去廖醫生家,母親帶上了家裡惟一的母雞。廖醫生說:「好,就算我買你的,十塊錢」說著,硬塞給母親十塊錢。那時一隻雞最多賣四、五塊錢。回到家裡,母親發現中藥紙包裡有十塊錢,當晚就去了廖醫生家,把錢從門縫裡塞進去了。兩天後,又該去換藥,可母親不敢去。不料廖醫生找上門來了。談話間,廖醫生驚喜地發現了院子裡的木槿花,說:「木槿花是上好的中藥,一兩值二塊錢呢! 摘了賣給我,好嗎?」母親驚喜萬分,連忙摘木槿花。廖醫生拿秤一稱,竟有一斤。他說:「這下好了,你再也不用欠我錢了。」此後,去廖醫生家治腿,母親就帶點木槿花去。母親不用欠廖醫生錢,廖醫生反而每次給母親一點錢。不久,我的腿治好了。第二年,廖醫生竟去世了。母親十分傷心,去廖醫生家弔唁。 母親從他家屬口裡才知道了一個天大的秘密:原來木槿花是不能做中藥的。

四、 誠實的愛3:12-13,4:3-6

1.波阿斯為人盡義務。

  他明白路得半夜造訪,以身相許,可能是考慮到婆婆拿俄米長遠生活的打算。以利米勒死後、二個兒子自然繼承土地,但是當二個兒子也死後,土地便暫時由媳婦管理,直等有親屬娶了他們,生孩子來繼承,目前媳婦並沒有權力單獨處分土地,都需要經過婆婆同意,這是為了確保土地留在夫家的宗族裡。所以當大媳婦俄珥巴選擇離開之後,她就不算是以利米勒宗族,也同時放棄了這筆土地的管理。因此這一筆土地現在由拿俄米管理,另一筆由路得管理。波阿斯說:「我必為你盡了本分。」

   這位至親的親屬大概以為路得不會久留,所以土地不久後又會回到婆婆拿俄米手上。那麼向拿俄米買地應該不需要娶年邁的拿俄米,她也不可能再有孩子。這樣一來,這二筆土地就能併入自己的名下。這樁買賣既不用娶年邁的拿俄米,又能增加本身的資產,看起來真是很划算的投資,但波阿斯著眼不同,雖然波阿斯也想娶路得,但是從波阿斯的問話,和那人的回答中,我們可以發現,波阿斯更看重人而不重視土地,那人是更看重土地,而不想要人。

  作婚姻輔導久了,我就想到波阿斯這樣說的另一種可能原因。因為如果波阿斯先問那至親要不要娶路得,他願意娶,卻不願意贖回土地,那就表示他也喜愛路得,倘若日後路得嫁給波阿斯,波阿斯也一輩子知道,還有一個人也愛著路得,這在心理上一直會怪怪的。

五、  波阿斯不佔人便宜。

  若是我,我不會先講土地(權力),會先談娶妻(義務),因為我願意娶路得,而我不想讓你娶路得,所以我可以故意先問你要不要娶,若你不娶,土地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提了。若我有心機,我也可以先談土地,但是把路得講成很糟糕、不三不四的女人,讓你因為擔心損失家產、名聲敗壞而作罷。但波阿斯面對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誠誠實實的,甚至對那位至親(競爭者)也是誠誠實實。

六、 有幾種人可以付出愛

1.生命殘缺付出愛

生命完整、健康的人才能付出愛嗎?當然不是!

■殘缺生命的拿俄米:中國人說寡孤獨,女人沒有丈夫的叫,年老而沒有子女的叫。拿俄米是寡婦,死了丈夫又沒了兒子生命坎坷又殘缺。

■殘缺生命的路得:她是年輕的寡婦,很可能原生家庭也貧困,所以父母親不挑選外來貧困的移民者。路得不一定漂亮,最後連至親的親屬不想要娶她。

■殘缺生命的波阿斯:他的母親喇合是妓女,家庭不清白,成長的過程很可能倍感艱辛。我們很多人,雖然長大了、也信主了,還是難跳脫原生家庭的無奈。

七、 不同關係付出愛(婆媳、戀人、親族、路人?)

   付出愛的過程中,沒有永遠是單一付出的,問題是我們往往都是用自以為好的方式去愛對方,然後又要求對方用自己的方式回應。這是愛中最困難的部份。黃維仁:愛是投其所好,非給己所要。

八、 想要被愛先付出愛

  波阿斯坐在城門口,沒有著急,就跑到親屬家去敲門,這樣會讓能贖路得的那位親屬察覺有異,反而壞了正事。波阿斯平時善待眾人,所以當他要找十位長老的時候,他們也隨傳隨到。若你在小組中真的服事到弟兄姊妹,你要開主日學、要練詩、要辦活動,還怕不能動員嗎?還怕找不到人嗎?如果你真的有東西能餵養弟兄姊妹,真的回應他們所要的,在你有需要的時候,擔心他們不跟著你。

九、 我們可以向那些人付出愛呢?

■不守規定、不懂禮貌的人

■外邦人、窮苦的人

  求主讓我們一起從拿俄米、路得及波阿斯的互動中,學習勇敢去愛,也一同經歷神的愛。

ĉ
網站管理員,
2013年10月24日 下午9:23
ĉ
網站管理員,
2013年10月24日 下午9:24
ĉ
網站管理員,
2013年10月24日 下午9:24
ĉ
網站管理員,
2013年10月24日 下午9:2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