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6-主日講章-安息日的操練

張貼者:2014年2月20日 下午9:31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安息日的操練

黃振華 牧師

讀經 出埃及記20:8-11

金句  出埃及記20:8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

 

  我有個非常深的感觸是在去年11月中旬,我覺得主好像帶領我跨入另一境界,使我經歷突破與成長,所以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我近日的突破與成長。

  去年我聽了唐慕華博士的分享,他提到他在守安息日,在禮拜天安息,他是個身障人士,他有很多地理由可以憂鬱、困難、痛苦...裡面,但是他讓我感到有那一份喜樂、平安、感恩,很觸動我的心,倒不是因為他講的道理有多深奧,而是他的見證深深感動了我。

  於是我從去年的1117日開始學習效法他過安息日,他選的安息日是在禮拜天,所以這三個月以來,我就用禮拜天成為我的安息日,早上一同與弟兄姊妹敬拜,之後一整天交託在主的手中,這是一個新的學習旅程。

  我發現這個學習幫助我認識我自己是誰?我發覺自己是個很喜歡工作的人,我很喜歡活在未來的計劃,以前我心裡是忙碌的,但開始守安息日,我發現我需要放下腳步,因為安息日不能做工,那可以做什麼呢?以前我發現都沒有空、沒有時間,但開始守安息日後,我覺得我有空(但突然有空不知要做啥!)。

  以前因為忙碌,所以不太有時間跟主談話,即時有,也不夠深刻,不太有深度地經歷神。有時會有情感、感動在我裡面,但沒時間消化。守安息日後我開始消化我的情緒,更多建立與主的關係。於是我停下腳步,我的腳步變慢了,台北的腳步是在全台灣走得最快的。以前我剛從台南上來台北時,我就發現每個台北人走路都比我快;後來我又到香港去唸書,發現每個香港人走路的速度都超過我。我從香港回來後,我發現我走路比台北人快。

  步調就是要快!要快!當我守安息日時,我學習放慢我的腳步,開始更認識自己一些,我開始學習交託,學習不要工作。我發覺我感官被打開了,我聞到花香,我看到花開了,我開始覺得原來世界這麼美麗,我們家的朱槿花每天都開花,好奇妙!為何以前都沒注意到?我聽到鳥叫的聲音,也注意到別人的分享,及別人的表情,或是別人的需要,家人的感受...。守安息日使我放緩腳步,好像屬靈五官被恢復,感受也增加了。

  因為安息日不可做工,所以事情要提前做好,不要拖延到星期日。然後我發現我星期一非常期盼要去上班,因為有好的休息。所以禮拜一不再是我的BLUE MONDAY。我發現我與神、與人的關係更好了,因為有時間相處。然後我就慢慢地開始成長。有很多內在的傷慢慢地被醫治、修復。

Ø守安息日調整了我內在的空間

  我開始認識我是誰了!還有我平時很少想的事會開始浮現在我腦海,那些是我長期以來一直不願面對的事,開始浮現出來。開始有點難過,因為安息日應該是喜樂、平安、輕鬆的...但這些東西開始浮現出來,其實是因平時沒有時間去照顧、處理它,它只好在那個時間跑出來,其實是好事。

  藉著禱告、交託,主帶領我們一步一步走,那樣我們就可以把那些事情一件件完成,有些可能是要經年累月,恐怕是要好多年來面對,而且不會馬上改變。慢慢地,我心靈的空間好像經過大掃除,家裡也清淨明朗多了。因清潔而多出來的空間可放別的東西。

  出20:8-11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 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作.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

    摩西向神領受十誡,出20:8是第四誡,從第一誡到第四誡都是講到與神的關係。在安息日是要尊主為大,記念主。但為什麼要守安息日?果然是真的,我自己守安息日時親自經驗到與神關係的突破。第五誡到第十誡是講到與人的關係。

    20:11講到安息日的範圍,這一天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都要守安息日,不僅講到你自己、你的家庭、講到僕人、還講到牲畜,以前可能要用牲畜來勞動的,從事生產的,也要休息。

Ø守安息日使我們更有果效

  唐博士講到一個故事,在美國開發中西部時,我們想到馬、牛仔、紅番...有一隊人馬要穿越大西部到西岸,這一群人是基督徒,但有兩種看法,一邊認為要守安息日,另一方認為時間很趕,我們要穿越沙漠、山林,不休息。結果兩方就這樣各自決定地前進,你知道是那一邊抵達目的地嗎?當然是守安息日的先抵達。因為馬有休息,所以能夠跑得久。人也是需要休息。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不要讓我們一直快!快!快!安息日顯然是在破壞我們的效率,但最後「效果」?

  我們需要有休息的時間,休息是多方面的,不只是身體的休息。無論何工都不可做。為什麼要守安息日?上帝是不需要休息的,但上帝仍成為一個榜樣。六天創造、第七日休息,成為我們的榜樣。而且祂賜福於安息日。我們常想賜福是「物質性」的。但在「時間」祂如何賜福呢?

Ø教會應如何看待安息日

(1) 猶太人仍是守安息日的。

如果你到以色列,虔誠的猶太人如今仍守安息日。他們在星期五晚上開始過安息日到星期六下午。我們採取的是羅馬人的一天,是從凌晨開始一直到晚上十二點。而猶太人的一天是從黃昏開始的一天。因為在創世記說有晚上、有早晨。所以一天的開始是從晚上開始。

(2) 安息日會也是從星期五晚上到星期六下午。

(3) 基督徒用守「主日」來替代「安息日」。

在主復活的日子,我們聚集一起敬拜,一起讚美,與神相會。其實在這樣的聚集裡面,不只是主日崇拜而已,其實也應當把這整日完全是以主為中心的,可以考慮崇拜後郊遊、家庭聚餐、運動、...是可以的,但是以主為中心。

當你與家人、朋友分享時,放下自己,以主為主,在時間上、速度行進中,我都很享受每個時刻,即使在走路時我也可以與神交通,向祂禱告。也可以看畫展、聽詩歌...。與主連結,好像枝子與葡萄樹連結一樣。今天的詩歌很感動,講到主來牽我們的手,恩典夠用,不再擔心,把疑慮交給主了!不只在主日崇拜有感動,之後還能夠延續。如果有人工作是禮拜天要加班,那你需要找另一天守安息日。因為安息是上帝對我們的呼喚,也是你對自己的呼求~不只外面休息,裡面要能安息很重要。有些人認為守安息日是舊約的事,在新約不用守。

(4) 規律地分別出一天來守安息。

我自己是守禮拜天,有人是選禮拜四。教會的牧者可能是禮拜一。如此看來,其實在職場工作的弟兄姊妹比較辛苦,星期一到星期五工作很忙碌,星期六、日又要忙教會的事;但如果你服事的喜樂,你就會脫離工作給你的壓力及焦慮,使我們服事有從神那裡來的喜樂。但儘可能有一天是可以安靜默想的,也有機會是群體可以一起敬拜的,很需要。安息日的精神很寶貴,我們應當要來操練。

Ø安息日的操練:

安息日的根源是Sabbath,有兩個意義:

一、停止或克制:

Œ停止工作:

  如果你是家庭主婦,平時就有很多家務工作,在安息日可以少作一點。那誰來作?弟兄來分擔。因為安息日就是可以聚餐,而且可以邀請朋友來聚餐,讓安息日可以過得更豐富,但也不要忙得太累反而不好。如果是家庭主婦,在主日時可以少作,讓其他人來分擔,讓她可以過安息日。

  平常在職場工作的,那天不上班,就可以過安息日,可做些別的安排。停止工作是為了心靈有空間來思想神。前幾個禮拜的安息日,我一直在想神,我已禱告過了、也聚會了、也服事了,主啊!我還可以做什麼?你看我還在想「做什麼」?但我後來就交託給主,主讓我想到哪裡?我就想到哪裡?我不要刻意地,找東西、想東西煩惱其實家裡有很多東西是平時很少清理的,我應該多做一點,還有一些需要照顧的,應該多照顧一點。

停止生產和成就:

  因為我們的文化,特別是工業革命以後,資本主義帶來的就是,你的生產力才是你的價值。在職場的公司制度也是這樣的,你的生產力降低就會被降級、降薪、被提醒。一般人碰面,就會問,你在哪裡工作?有些薪資很高,因為你的貢獻很高,工作及生產力成為衡量我們的標準。

  守安息日,主要我們跳脫這些世俗的價值觀。我遵守安息日後,我發覺主對我有許多調整,連星期一到星期六也開始被影響、被調整。我是有工作的。但我不再用工作來衡量我自己。也不只是用成就來衡量我自己。

  上帝用「服事」來衡量我們嗎?上帝用我們有否服事,或是我們的職分來衡量我們嗎?不是的,上帝是用我們的本相接納我們,然後在愛裡面激勵我們,我們服事祂,不是要肯定我們的價值,而是單單要回應祂對我們的愛,單單是因為主愛我們。所以,我們就不再用生產及成就來定義自己。但如果神給你恩賜,你因而得獎,就靠主喜樂,但不是用得獎與否來衡量自己,或與別人比較。我們要脫離世俗所帶來的價值觀。

Ž停止自我中心,自我控制、想操縱自己的生命:

  我們想要靠自己,打拼才會贏,這也是社會對我們的影響。不靠自己,要靠什麼?靠主!上帝不是為我們預備一切嗎?就好像祂為麻雀預備一切,可是並不代表麻雀不用去找食物啊?神為我們預備水,但我們平常也要做水庫把水貯起來,因為我們這幾天台灣有下雨好一點,不然夏天通常要限水,不是嗎?我們要節約用水。但是水是誰賜的?是上帝。陽光、空氣都是祂賜的。我們倚靠上帝,也要盡我們當盡的責任。所以在安息日時,我們要更多地倚靠祂,求主來掌管、帶領。

  我自己是低血壓,我沒辦法一起床就想很多事,而且我早上起來會有點鬱鬱寡歡,因為我還沒恢復過來。但這陣子,我漸漸恢復了,我早上不要太快起來,我開始先把枕頭墊高,讓我的頭比心臟高,我開始禱告:「主啊!我今天有兩場講道,二個按牧禮拜,還有家庭聚餐,主啊!我把這些都交給祢。」我學習享受在其中。以前覺得壓力好大喔...!現在交給主,交給主。

   我發現我裡面的「質」改變了。現在我可以為每一件事感謝主,也可以為路邊的小花感謝主,為我聞到的桂花香感謝祢,感謝主牽著我的手。不再自己想來控制一切,不但在安息日交託,平時也學習凡事交託。

停止讓社會文化同化我們:

  社會的文化所看重的是什麼?有一位猶太人的拉比寫了一本書叫「安息日的真諦」,他講到我們現在所追求的到底是「時間」還是「空間」呢?

  通常我們會把房子的陽台打出去,爭取健全的財務...不是全然錯,而是我們應該更多地追求「時間」的經營。而安息日就是你可以分別出來,屬時間的經營。是記念主的聖日,而且可以享受在其中,樂於享受主所給予我們一切的豐富。我發覺有些文化價值觀深深地影響我很久的,我靠著主慢慢地調整,慢慢地改變了。

二、安息,休息:

Œ靈性的休息:

  休息要從靈性開始,不是從身體開始。有時我們雖然身體休息了,但還是覺得很累,為什麼?因為心裡沒有休息。最根源是靈性沒有休息。

  我們要常思想主掌管一切。所以我們可以交託給祂,可以倚靠祂,藉著每一天的禱告,向祂表明我們的信靠。越來越覺得沒有事情太小,以致於不需要禱告。上帝每件事都知道,但祂樂於我們與祂傾訴、分享、交通。就如同我們為人父母的渴望與孩子們,親子之間有好的情感的交流。跟神的關係好,靈裡有休息,有倚靠,就感受到主在我們中間,把一切情緒、一切事都交託給主,靈裡就有平安。

身體的休息:

  因為先有了靈性的休息,身體就可以放輕鬆一點,「安息日」那一天,身體可以因著睡眠、運動而得到更新、恢復。

Ž情感的休息:

  與神獨處,認識自己。重建我們的觸覺,透過主日崇拜,群體的聚集敬拜,愛宴...,得到一些供應及感受。有時是弟兄姊妹的鼓勵,有時是一件事情的發生。情感的休息,會使我們在主的話語裡面有治療作用,神慢慢地在醫治我,這幾天我特別有感受到。有些醫治發生在特會,但我現在因守安息日在日常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從神來的更新與醫治。

智力的休息:

  就是腦袋的休息,就是有更大的視野來看我們發生的事。有位學者亞克以錄說:「安息日會讓我們透過那看不見的和更大的真理,看我們現在看得見的現實」。

  就如同我們聽新聞,看電視,現在美國東北的風雪影響零售業、英國的大水、日本的大雪,影響班機;然後我們的地震在大屯山....這些都是片斷的,好像使我們越來越沒有盼望,使我們心裡低沉。現在我不看新聞,至少吃飯時不看。吃飯配新聞,會讓我們胃口變差。

  這些零星、片段的事件,讓我們看到這些事件的背後有一個更大的真理是上帝仍然在掌權,我們可以倚靠祂。在這末世時,天然的災難、人禍、戰爭...都會越來越多,但我們可以倚靠祂,因為祂仍掌權。

  我們仍然要去關心社會、國家,關心那些同性戀者...我們要倚靠主,這一切都會有盼望,求主來工作。這些零星的事件對我們來說,都不再是片段,而是都在主的手中。

  以上的停止及休息,都是幫助我們更多地倚靠主,仰望主,使我們的靈更多向神活過來,更多地與主相交,如果QT即早上的安靜時間與靈修,好像是汽車的雨刷,把一些髒的東西刷乾淨;安息日就是檢修、省察你整個系統,換機油、重新調整系統。我想這都是我們需要的,求主幫助我們,可以分別出時間,敬拜、聽道、可以與家人好友餐敘、欣賞享受主創造的美好。

  讓我們的心為主敞開,停止我們平常的工作,安息在主面前,使我們的靈性、身體、感情、及智力都有休息,這對我們的靈命成長很有幫助,也讓我們與家人或我們所虧欠的人可以有修復更新的關係。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2月20日 下午9:32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2月20日 下午9:32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2月20日 下午9:32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2月20日 下午9:3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