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3-主日講章(與上帝對話)、小組敬拜/話語教材

張貼者:2014年4月3日 上午12:56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與上帝對話

沙偉亘 傳道

讀經   約伯記19:23-26

金句   約伯記19:25-26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 神。

前言:

約伯記是一本記載著好幾段對話的經卷,在約伯記中有好幾個人出現並彼此對話,包含了約伯、以利法、比勒達、瑣法、以利戶等,但最重要的莫過於神跟約伯之間的對話。我想我們今天就一起來參與在神跟約伯的對話當中,來看看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到什麼功課。

在進入神跟約伯的對話之前,我想我們都會認同說「關係」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無論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是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可是有許多的時候,「關係」會造成許多的問題、狀況跟生命中的挑戰,因為事情不會一直都照著我們想要它發生的方向來走,從我們的觀點中所設想的事情並不會完全的符合,總是會有許多意料不到的意外會產生。

牧師最近幾次的主題都是基督化家庭,如果我們以婚姻作為例子的話,我們知道當兩個人結婚後在彼此之間仍然存有差異,這些差異包含了背景、生活經驗等等,在婚姻關係當中的兩方都需要作出改變來經營婚姻的關係。在婚姻或感情關係中,我們每個人在解決問題的方法跟觀點上也都存有差異,當然,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太完美了,但事實上不會有任何一段關係中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因為人的本身就存在著差異性,這也是神創造我們的方式。

人們總是對同樣的一件事有著各種不同的想法跟解決方式,但我們是朋友、是弟兄姐妹,我們不斷地溝通、對話,因為我們彼此之間有著一份深入的關係而這份關係是靠著從神而來的愛與委身所維持的。因著這份關係,我們能夠彼此的聆聽。當然,在現實狀況中,我們有時會因為在困難當中而忘記這個原則,甚至是因為太多的溝通跟話語而需要中斷討論,而這樣的情形同樣會發生在我們跟神的關係當中。

有時候我們會經歷挫折,甚至會經歷一些混亂的狀況。有時候我們就像約伯一樣開始針對我們個人跟神的關係開始跟神有一些很嚴肅的對話。作為基督徒,我們有信心神會拯救我們,而且也知道祂正在拯救我們,但在挫折跟混亂的情形中,我們可能並不完全了解神在這樣的情況中要告訴我們些什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會提出一些問題。舉例來說,德蕾莎修女在她服事印度人的期間也曾提出過問題,她曾經問上帝說:「我正在作的是否是祢要我作的?我是否真的知道祢的心意呢?」

提出問題,其實是關係的一部份。

但對我們這部份來說,我們不只是提出問題,更需要去聆聽神的話、回應神給我們的問題。在我們與神的關係中,神或許對你跟我都會提出些問題。我們有聖經來回答我們許多的問題,甚至聖經也教導我們如何跟神說話,但很多時候當我們讀神話語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很深刻的刻在我們的心版上,所以我們都需要在與神的關係上下工夫,對基督徒來說,我們很感恩有神跟屬神的群體來幫助我們。

I.                                        約伯的焦慮

這樣的情形在約伯記中是常見的。約伯記這卷書就像一面鏡子,在某種程度下也反應了我們的心。在讀約伯記的過程中,有時我們或許會提出跟約伯或他的朋友們一樣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是針對約伯,而是針對我們跟神的關係。今天我們要看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與神對話的過程。

我們知道約伯記中記載著約伯和他朋友的對話,在最後的部份,約伯友人們的發言停止了,因為這些朋友們並沒有正確地認識神。當我讀約伯記的時候,我想起李白的一首詩。李白的詩作《陪侍御叔華登樓歌》中有兩段廣為人知的詩句,第一段是:「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跟最後面一段:「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李白在寫這首詩的時候他自己本身遇到了一些問題,他沒有辦法透過飲酒把問題解決,他無法處理昨日,更無法處理今日,所以他就想什麼都不管,乾脆披散了頭髮去漂流好了。

當然,這並不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好方法。

可見無論古今中外,人們遇到困難跟挫折之後的反應和感覺是一樣的。我們在生命中會面對困難,我們很多時候並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些困難跟問題,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約伯對神提出什麼樣的問題。

讓我們一起來讀約伯記七章 17-20

約伯在這裡對他與神之間的關係感到了焦慮,他說我知道我是如何被造的,但他同時也說出當他因罪的緣故在生命中的痛苦。他質疑罪的本質,質疑他的現況是因為神的緣故、質疑他是否對神作了哪些事,同時也質疑是否是因為他自己在神的面前失敗了?不知道在各位的生命歷程中是不是也曾經有這樣的感覺呢?

約伯的第二個問題在第九章,讓我們先來讀1-3節、10-11節、16節、20節、32-33節。

在第九章的經文裡,我們看到約伯問了神另外一種的問題。他事實上是在問神說:「祢到底要我怎麼作才好?」「我在跟祢說話,祢有在聽嗎?」「我真的希望我們中間有個仲裁者!」「我想知道我是被祢公平對待的!」我們是否也曾經在心中問過神是不是有在聽我們的禱告呢?如果我不能確定神是否聽到了我的禱告,我要如何跟神有對的關係呢?

在我於國外服事的時候,我們服事很多的留學生。這些留學生裡面真的有一些人非常的優秀,他們的成績也都在班上名列前茅,但卻在他們畢業時,因為整個大環境的不景氣而在求職上處處碰壁,甚至不得不選擇離開。從他們的身上,我曾經聽到過類似的禱告,他們在學校光芒萬丈,但卻在國外的社會中找不到自己的立足之處,就開始發出跟這個階段的約伯類似的呼喊。或許,有的時候我們真的對自我的感覺太強烈了,導致我們沒有看到說神其實一直在整個過程中工作。以宏觀的角度來看,這些留學生在國外的求學過程中擴展了他們的眼光、學習到了最新的知識跟方法、甚至認識了一位愛他們的造物主,這些都成為他們現在祝福他們所在之處的來源。

II.                                   約伯的控訴

約伯的另一個提問在十章2節。

告訴我,我的罪是什麼?你可以幫助我知道我的罪到底是什麼嗎?有的時候我們所面臨的景況讓我們感覺好像神在針對我們一樣,懷疑說神是不是要用某種方式來懲罰我們?這也是約伯的朋友們要告訴他的重點:「如果你沒有罪的話,神不會如此地懲罰你。」可是這是用正確的方法去看神嗎?神如果以人本所應得的來實行審判的話,我相信我們今天都不會坐在這裡了因為我們都已經被罪跟死亡所勝過了,但神卻在絕對的公義之外,以絕對的慈愛預備了一份救恩。

又一個提問在十四章1-3節。

約伯在這裡跟神說:「神啊,生命這麼短,祢需要這麼的嚴格嗎?祢的要求太高了!時間這麼快的就過去了,祢可以看我為平凡人並且同情我嗎?」你是否也曾經在你跟神的關係中有這樣的感覺呢?在我們的生命中有許多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我們當下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我們也不知道結局,但那並不代表說我們可以就單一事件來批判上帝,我們要安靜下來,感謝、領受、思想、禱告,讓痛苦幫助我們成為更勇敢的鬥士,以智慧和堅忍走向更屬靈的道路。

二十三章1-6節。

或許,有的時候我們在心中自問:「我是不是在其他人眼中是個悖逆神的人?」這個問題某種程度上就是約伯的朋友們所指的意思,在他們的眼中,約伯在神面前必定是有虧欠的!可是約伯在這段經文中所強調的是他在問神說我要去哪裡尋見祢?我要跟祢說話!我要與祢在眾人面前相見!我要深刻地去感受到祢的同在,但為何我感到如今祢離我很遠?

從這裡我們可以觀察到,不管約伯所發出的問題型式是什麼,他在這些問題中肯定了他跟神的關係和這份關係的重要性。他要知道說神正在聽他的禱告、他求神顯現給他看任何方法都行!我自己在心中也曾有這種感覺。有時我們所遭遇的經歷就像我們所熟知的大衛王一樣:他因為犯了罪而明白他與神的距離很遠,甚至不能進入到神的同在裡面!各位知道,約伯在前面就表達說他是愛神的、跟隨神的,他也在他對神的提問中表達了他是在乎神的,但他卻好像感受不到神對他的關心。這就讓我們進入了下一個問題:

二十九章1-6節。

這一部份的內容就很像之前提到的李白詩作:「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約伯在這裡想要提醒神說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在以前的日子裡是多麼美好的!所有的事情都很到位,我們也處得很好,我更時常讚美祢、為我生命中所發生的一切來感謝祢!生命多美好啊!You love me, I love You. 我所向祢祈求的每件事都蒙祢的應允!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像以前、像昨日一樣呢?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有些時候我們真得很希望能夠回到過去,回到那段所有事情對我們來說都很美好的日子。在那段日子中,我們感到跟神非常的親近。可是事實上那會不會是因為當時我們週遭所發生的事都是照著我們想要的方向在發展呢?如果你仔細地讀第二十九章,試著去計算約伯在這裡有多少次以「我」來表達他自己的感受的話,你會不難發現超過五十次。他實在是想到自己比想到神更多啊!

很多時候在我們生命中所發生的事情會讓我們覺得說遠離了神,好像神沒有在聽我們的禱告。我告訴神我想要求什麼,我也期待祂按照我的要求成就,但結果卻不是如我想的一般,我就感覺我離神很遠。在大概10多年前,我曾在服事上經歷過一段的低潮期,那段時間我離開原本聚會的教會到其他教會去聚會大概有三、四個月的時間。我曾經在一個湖邊哭喊著禱告、質問神,期盼事情可以回到跟以前一樣!後來,我卻因為這一段的經歷,讓我學習到在服事中要定睛在神的身上而不是人的身上,並且神也在這段經歷過後另外開了一條路,讓我進入聯會的事奉,拓展了我的向度。

另一個問題又來了。三十章16-21節。

約伯在這裡對神呼喊著,他覺得神忽略了他!他巴不得這樣的困苦日子可以結束掉!有的時候在我們生命的歷程中有可能也會遇到我們無法理解的盡頭,我們的信仰也就在這樣的時刻被嚴厲的試煉。在這樣的處境中我們會承受很大的壓力,除了倚靠神的幫助之外別無他法,但在這種處境中的當事人如約伯一般,總不免會問神說:「主啊,祢是否在聽呢?祢是否會回答我的禱告呢?」神對約伯的提問給出什麼樣的回答呢?

III.                              神回答約伯

三十八章1-18節。四十章1-14節。

  神是如何回答約伯的呢?神是不是把約伯的每個問題都一一回答呢?從經文當中我們可以知道神並不是這樣回答的,祂反而挑戰約伯。這兩段經文的意思就好像是神在說:「約伯,你到天上來,到我的同在裡面來,用我的觀點來看每件事吧!如果我將責任賜給你,你能很清楚地執行每個判斷嗎?你可以解決整個世界提出來的問題嗎?」神在這裡要問約伯:「你有著什麼樣的眼光呢?你是不是把每件事情用你自己的觀點看得太簡單了呢?你不會是要告訴我每件事要如何處理吧?如果你認為你可以、你有這個能力,你可以到我這裡來,我讓你去作啊!如果你作的好,我會讚揚你!你可以嗎?Can you do it?

我相信這個問題也是問我們的:你跟我可以這樣作嗎?Can you and I do it?

我們可以代替神嗎?甚至不只是代替神,我們可以把自己當作神嗎?

  我們有這樣的創造力來創造這個世界跟其中的萬物嗎?我們可以在每件事情上發出預言性的判斷嗎?如果今天你或我有這份責任來掌管世界,你會如何作呢?很多時候,人們會這樣說:「如果我是神的話,我會這樣這樣作 。」但這些話語背後隱藏的其實是我們自己對公義跟公平的標準。

讓我們來看看約伯是如何回應的,四十二章1-5

5 節是我們都熟知的重要經文: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我親眼見祢。」神開了約伯的眼睛,讓他看到神的作為。他不再需要平反了,因為他已經確信神一直都在關心、照顧他。如果神能夠作到前面三十八章跟四十章中所敘述的一切,當然神必定是在乎我的!

有的時候人們會認為說神是否愛我們是看我們有沒有來敬拜祂,但事實上我們所信的這位神是一位有絕對能力的神,祂的憐憫跟慈愛是遠超於這些問題所能表達的!祂要打開我們的雙眼讓我們能夠完全的信靠祂並得著拯救!在英文當中,約伯記這段經文有個別稱:Patience of Job」用來形容一種處在極大的忍耐之狀態,但這整段經文其實是神對祂所造的受造物表現出祂極大的忍耐。神創造了你跟我和這個我們居住在其中的世界,同時祂也關愛著所有的人。我們知道耶穌自己以神的位格來到這個世上成為人的樣式,祂在我們當中居住,並將神要我們活出的生命彰顯給我們看。祂用祂自己的生命成為了我們的救贖!

或許,這是約伯在第十九章的經文中所想要表達的:十九章 23-26

或許,約伯看到超越他所生活的時間以外,神的榮光照耀在他的生命中。那也是我們今日所渴求的:神的榮光!我們渴求主耶穌基督的榮光可以照耀在我們的生命跟信心裡面!我們渴求神讓我們知道祂在乎我們!當我們行過死蔭幽谷的時候,祂與我們同走過,因為祂真的在乎我們。如同詩篇二十三篇所說的:雖然我經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結論:

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事情必然不是每件事都如我們的意,但神的智慧、憐憫和對我們的關懷照著我們的本相來擁抱我們。祂的雙手伸出來要帶領我們更親近祂,當我們受苦時,祂也同受苦,並帶領我們從苦痛中一步步走出來。

在第四十二章的最後部份,約伯得著了加倍的祝福。這裡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神讓約伯為他的朋友們祈禱,因為這些朋友對神的認識太狹隘了。約伯則在與神對話的過程中更廣、更深地去認識神。神要約伯為他的朋友們代禱並幫助他們能夠正確地認識神。第十節說:約伯為他的朋友祈禱。耶和華就使約伯從苦境轉回,並且耶和華賜給他的比他從前所有的加倍。」神真的加倍地祝福了約伯。

如果這是一張圖畫的話,這張圖畫顯示出的就是當我們被神所救贖的時候,神要我們所作的事。當我們的信心越來越強壯,我們就能夠在生命中的困難和不同的經驗中將我們的朋友們帶入到神的同在之中,甚至成為他們的生命得著祝福的源頭。

最後,讓我分享一個故事當作今天信息的結尾。

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左右,有一個美國人的家庭,在這個家庭中有三個兒子,老二當時十二歲,還不太能讀寫,頑皮不用功。老三非常聰明可愛,很喜歡學習,記憶也好,八歲時就能讀寫得很好。這個老三甚至對父母說,長大了要當牧師。父母非常疼愛他,也對他寄以深厚的期望。

突然,兩個男孩因為玩耍受了風寒都生病了。老二沒多久就痊癒了,而老三一開始就比較嚴重,發高燒不退,並且愈來愈嚴重。作父母的就找了位護士跟他們一起在夜晚輪流照顧小兒子,甚至連工作都不顧了,就是為了要照顧那個孩子。可是孩子的病卻毫無起色,終於,這孩子病死了,作父親的極為悲傷,倚在床邊說:「我可憐的孩子,這地上不配有如此好的孩子,上帝召他回家。我知道天堂對他更好,但我們如此愛他,他的死真叫人難以忍受。」接著,他望著已經沒有氣息的孩子,對那護士說:「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苦難。為何會這樣?為何會這樣?」

護士向他說,她也是個過來人,知道耶穌基督可以安慰他。她告訴那位父親,她是個寡婦,丈夫和兩個孩子都已在天上,但在各樣的事上,她都看見是出於上帝的手,而她從來沒有像經歷了這些苦難之後這麼的愛祂。這位父親就問說:「怎麼會這樣呢?」她回答說:「單單的信靠上帝,並且覺得祂所作的都很好。」這位父親又問:「第一次遭喪時,你就全然降服了嗎?」

這位護士說:「不,並不完全降服,但在打擊連接著打擊,一切都被剝奪之後,我就能降服了。當我完全降服之後,我真的非常快樂。」藉著那護士個人的苦難經歷,也帶給了這位父親在苦難中的安慰。這位父親,是美國的林肯總統。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4月3日 上午12:57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4月3日 上午12:57
ĉ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2014年4月3日 上午12:5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