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7-主日講章-作基督精兵

張貼者:2015年6月12日 上午12:17網站管理員

作基督精兵

陳信銘牧師

讀經  申命記20:1-9,馬太福音10:34-39

金句  馬太福音10:39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

 

前言

申命記廿1-9整段經文給人的感覺是,只要有耶和華上帝在,這場仗就是穩贏的。相較之下,昔日以色列民面對的是刀光劍影的沙場,今日的基督徒面對的則是生活的戰場。如同美國詩人朗法羅所說:「人生是一奮鬥的戰場,到處充滿了血滴與火光,不要作一甘受宰割的牛羊,在戰鬥中,要精神煥發,要步伐昂揚。」是否也是在這個充滿血滴與火光的人生戰場中,只要有耶和華在,這場人生戰場,就穩贏的呢?

另一方面,當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廿八18b)告訴我們,耶穌是戰勝一切的得勝君王。是否我們只要信這位得勝君王-耶穌基督,那麼我們人生的戰場,就穩贏的呢?但為何耶穌在說完了祂擁有天上、地下的權柄之後,接著馬上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呢?相較於舊約中戰場、沙場上的刀光劍影打敗敵人的勝利,今天新約中的基督徒,或是教會的贏,教會的勝利,又代表什麼?基督徒的一生有比在商場、考場、情場,各式各樣戰場中打贏,更重要的事情。

一、爭戰的勝敗在乎神

申命記廿章是舊約以色列民在打仗時的教戰守則,內容提到什麼人可以免戰(申廿5-8)、攻打城池的原則(廿10-18)、攻城過程中,對待樹木的原則(廿19-20)等等。然而這整個教戰守則最重點,也可以說是第一守則,是申廿1-4,這場仗是耶和華上帝的仗;耶和華上帝既是戰場上的元帥,祂也是決定勝敗的主。整個申廿1-8似乎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來看,但也可以看成一個段落,主要告訴我們:「爭戰的勝敗在乎耶和華,不在乎人多人少。

()、有神同在就不怕

申廿1。其中的「看見」和「不要怕」是兩個關鍵字,「看見」代表親臨戰場,面對大軍壓境而來的強大壓力,不是在軍營中上課時的憑空想像,或是述說過去的豐功偉績時,想像那戰爭的場景,所以「看見」,不是躲避問題,而是站在問題的面前,親自面對問題,即使那問題非常的大,仍勇敢去面對;其次,「不要怕」,是因為這一位拯救他們脫離埃及王法老之手的耶和華上帝,祂已經在出埃及時,讓他們見識到祂是為他們打敗敵軍的神,而過去所經歷的神的作為,就成了今日跟隨神的信心,這正是可以「不要怕」的理由。

在這人生奮鬥的戰場,有的人選擇逃避問題,有的人選擇面對問題。你敢「看」自己的問題嗎?當你「看見」自己的問題之後,你又是如何面對這可能真的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非常巨大,非常難以承受的問題呢?而當這樣的困難壓下來的時候,你有足夠的「信心」可以對自己、對身邊的人、甚至於對著問題與壓力說:「某某某,不要怕」,因為耶和華上帝與你同在,所以你沒有什麼好怕的?

申廿2-4。這一段經文與第一節經文的重點,沒有太大的差別,比較特別的是,這裡強調了這一位耶和華上帝,是與以色列軍隊同去的神,而祂的同去,不是去觀戰,而是去當戰士,與以色列的仇敵爭戰,也要在他們軟弱疲乏時,拯救他們。另一個也很特別的一點,是上帝的祭司在戰場中的角色,一般而言,當部隊準備要上戰場時,這一位鼓勵士氣,向眾軍官將士喊話的,都是部隊中的元帥,但這裡看到喊話的是祭司。

民數記廿七章,當摩西即將行完他人生的路程時,上帝要他把領導權轉交給約書亞,在這轉交的過程中,我們照樣看到大祭司的角色(讀民廿七18-21)。「都要遵(大祭司)以利亞撒的命出入」,就此看來,大祭司既然扮演的角色是求問神,把神的旨意傳達給領袖和以色列全會眾的,所謂的神與人之間的中間人,那就不難理解,為何申命記廿章2節,會是祭司出來喊話。

()、做個稱職的祭司

新約中我們強調人人皆祭司,人人皆可以親近神,服事神。但當我們從申命記廿章祭司對即將上戰場爭戰的將士進行信心喊話時,我們看見一個稱職的祭司,一方面需要認識神,(以前是透過烏陵,今日則是透過聖經與祈禱。)明白神的心意,否則無法堅定的說出神同在、神同去的宣告;另一方面,神的子民處在實際的戰場、沙場,或是人生各樣的戰場中時,作祭司的我們,需要能按著真理與神的心意,扮演好鼓舞別人、祝福別人的角色。撒母耳記上記載的以利,這位以色列當時的大祭司,雖然寵壞了二個兒子,讓人為他感到惋惜;然而當撒母耳的母親哈拿為了生子的問題,處在他人生的戰場,以至於心裡愁苦,在聖殿中痛痛哭泣,祈禱耶和華時,以利卻是適時的扮演了鼓勵與安慰的角色。(請讀撒上一14-18)之後哈拿就懷孕,生了撒母耳。如果新約中,人人皆祭司,那麼要當一位稱職的祭司,就需要認識神、親近神、服事神,你有嗎?一位稱職的祭司也要在我們身邊弟兄姊妹們,當他們處在人生的戰場中,要能夠願意靠近傷心、痛苦的人,並且給予他們鼓勵、支持,使人「面上再不帶著愁容(撒上一18b),你有嗎?

()、誰是爭戰中的元帥?

既然祭司是代替上帝向全軍將士喊話,那麼毫無疑問的,這場仗的元帥就是耶和華。約翰‧鮑克,在他所寫的「聖經的世界」這本書中,當談到「古代以色列的戰爭」這個主題時,他說:「以色列是神施行毀滅的工具,這個主題在先知書(例如阿摩司書二章9),和詩篇(例如七八篇53-55)都出現過。……以色列的戰爭,就是神的戰爭。」以色列的戰爭,是神的戰爭。

因為是上帝的戰爭,上帝是主角,只要人懂得忠心順服於上帝,這場仗就穩贏的。歷代志下第十三章猶大王雅比亞與以色列王耶羅波安的爭戰過程中,清楚說明了這個真理,當時雅比亞率領的軍隊四十萬,耶羅波安的是多一倍的八十萬,然而在兩軍對峙的當下,雅比亞先是把敵方耶羅波安和以色列軍隊數落了一番,責備他們造金牛犢,又用非利未人的祭司,接著宣告說:「至於我們,……以色列人哪,不要與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爭戰,因你們必不能亨通。(請讀代下十三10-12)果然,就在猶大人前後被二倍軍力強的以色列軍隊包圍時,當猶大人呼求耶和華,「……神就使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敗在雅比亞與猶大人面前。(代下十三15b)

猶大王雅比亞在陣上清楚宣告:「不要與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爭戰,因你們必不能亨通」,因此,若要使我們在人生的戰場中爭戰得勝,我們就必須讓耶和華成為我們戰場中的元帥。藝人李天柱從事演藝工作,二、三十年始終與金鐘獎擦身而過,但真情部落格訪問他時,他說他信主之後,竟然得獎了,而且就在公布入圍名單的時候,他就在心裡聽到「你會得獎」這「聲音」,而且還沒頒獎,他就向教會牧師、弟兄姐妹、親朋好友公布,「我會得獎」。他不是想得獎想瘋了,而是他知道這次是上帝為他打贏這場仗。我相信他所聽到的那聲音,就是最好的證明。

沒有信主的人,在這場人生的戰場中,永遠是以自己為戰場中的主角,結果常常搞得灰頭土臉;信主的基督徒,不見得就懂得讓耶和華上帝來為我們爭戰,讓祂成為我們人生戰場中的主角、元帥。如果我們期望在人生的戰場中打贏,那就不能把這戰場當成是自己的戰場,那會是自己辛苦在打,即使拉神進來,卻要上帝當配角也不行,而是要拉高戰爭的層級,成為是「上帝的戰爭」,是上帝在主導的戰爭。對尚未信主的人而言,需要的是先信主;但對於基督徒而言,需要的不只是懂得將生活中各樣爭戰的主權交給上帝,更需要認識這場仗的大元帥是誰?因為元帥是誰,就定位了戰爭存在的意義、價值與目的。

二、爭戰的勝敗在乎得人

二次大戰期間,日本軍閥一直覬覦中國這片美好江山,所以不斷的發動對華侵略戰爭;希特勒也是野心勃勃,「試圖在歐洲大陸建立以納粹德國為首的新秩序,他主張擴大德國人的生存空間並重新武裝德國。」為了實現他的美夢,他不斷發動侵略戰爭。相較之下,耶穌基督,這一位在啟示錄中所描述的,騎著白馬,稱為誠信、真實;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的這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祂在復活之後,升天之前,祂對門徒說:「天上地下所有權柄都賜給我了。(太廿八18)這一位握有至高無上權柄的耶穌,絕對有能力成為我們人生中各樣戰場的元帥,也能叫我們都能在戰場中高舉得勝的旌旗。但我們的元帥耶穌對我們下達的命令是:「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19-20)

有意思的是,「你們要去」這其中的你們,若照聖經上下文來看,耶穌指的你們,是指十一個門徒,換言之,耶穌的命令是下達給作主「門徒」的。接著,當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就代表耶穌下達的指令,不是只有那十一個門徒,而是全部的「門徒」。我相信,只要是基督徒,都應該是門徒。只要是門徒,都應該起來打這場福音的聖戰。但問題是,真的每個人都能當耶穌的「門徒」嗎?真的只要是基督徒,都能上福音的戰場嗎?那到底誰能上屬靈的戰場呢?

()、誰能上戰場?

申廿5-9。這段經文出現最多的字詞就是「他可以回家去」,也就是,他可以不用上戰場,好好待在家裡就行了。解經書上針對「可以回家去」這五個字的註解說到:「以在以色列自願軍的服役裡,在這裡有四項是可免役的。藉此說明,任何人的心態若是不適合於戰場時,他就可以免役;有其他事情掛心的,或是害怕的,要允許他們離開部隊,回家;因為他們在戰場上是毫無用處,而且會影響別人的士氣。」

太十34-39。耶穌清楚表明,祂來,是來點燃戰火的;這場爭戰的對象是開始於家裡的人。我們常常不解,為何家人會成了仇敵呢?全因為要作門徒,就必須付上「愛耶穌過於一切」的代價。當愛耶穌過於一切時,耶穌說:「是時候該出發前往神學院接受裝備了,真門徒(相較於被耶穌說不配的)就不能說,對不起,我爸爸說,等你老了之後再去吧,趁年輕多賺點錢,比較實在。結果就陷入不聽爸爸的話?你的耶穌就比較重要?!這樣的爭執。就此看來,耶穌點燃的「家庭戰場」,就這戰場的本質來看,是挑戰原本家人之間親密的關係,而耶穌如同闖入的第三者一樣,挑戰被選召成為門徒的人,要無條件的與耶穌建立超越一切的相愛的關係。

我們不難理解,耶穌點燃的家庭戰場,是能否當真門徒的第一關篩選,但卻不是唯一的要求,因為耶穌還說了:「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個人的十字架,簡單來說就是「讓自己死,讓耶穌活」。因此,對基督徒而言,「裏有痛苦,那裡就有十字架;裡有十字架,那裡就有榮耀。」

就此看來,申命記的篩選,是基於軍心士氣人性化的篩選。相對的,馬太福音的篩選,或許也有基於軍心士氣的成分,但實際上,馬太福音的篩選更是能否貫徹耶穌意志、耶穌心願,能否與主一同受苦的篩選。

 ()、兩個真門徒的例子。

18656月,中國內地會在英國倫敦成立。蒙神呼召的戴德生,1866年開始在中國內地分享福音,並同時進行醫療佈道、傳福音及建立教會等工作。戴德生寫給妹妹的信記錄他的心聲:「假使我有千磅英幣,中國可以全數支取;假使我有千條性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不,不是中國,乃是基督。」道出戴德生為中國福音工作獻上生命的決心。

另一個宣教士的故事,從牧師的葬禮開始說起:

鮑能師母在丈夫鮑能牧師的葬禮後,懷著悲痛的心情,帶著三個兒子,從墓園走回佈道站的居所,這是在非洲剛果中部的荒僻農村。

三年前鮑能宣教士夫婦帶著三個兒子,從加拿大被差會派來此地宣教。開始時他們胸懷大志,希望將救世的福音告訴當地土著。然而,鮑能宣教士竟染上可怕的「熱病」,終因不治而離開世界,留下寡婦與三個小孩。鮑能師母卻很堅強地向神禱告並許願:「神啊!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你是生命的主,賞賜的是你,收取的也是你。神啊!我現在願意把我的三個男孩奉獻給你,等他們從神學院畢業後,再回來此地繼續他們父親的宣教工作。」於是她帶著三個小孩先回到加拿大的老家。

過了多年,大兒子雅各唸完神學院,當了宣教士,他的志願是回到父親以前的宣教地剛果。然而過了兩年,他也感染到與父親同樣的「熱病」死了,加拿大教會的牧師接到從非洲打來的電報,轉告給鮑能師母,她接到此一悲訊,並沒有哀傷欲絕,反而向主禱告說:「兒女是你所賜的產業,賞賜的是你,收取的也是你。

不久,老二保羅也從神學院畢業,仍然當上了宣教士,也是立志要去剛果宣教。本來差會要把他派到比較安全的地區,無奈保羅仍堅持要去他父親與大哥曾去宣教的剛果,差會不得已,於是答應他的請求。可惜不到兩個禮拜,保羅卻被獅子咬死。悲訊再度傳回加拿大鮑能師母的耳中,但她仍然禱告說:「主啊,兒女是你所賜的產業,我已經奉獻給你,他在手中,今日你把他接回去,我感謝你。」

再過二年,老三彼得從神學院畢業,也作了宣教士。這回差會決定要派他去歐洲,但遭鮑能老師母反對,堅持要差會派彼得到他父親與兩個哥哥曾去宣教的剛果。以後彼得在那裏事奉得很愉快,也看見了福音的果效。然而經過三年平順的日子,不幸的事情又再度發生。因為村民之間發生恐怖的械鬥事件,彼得出於好意要作調解的工作,卻不慎被亂箭所傷,不治而死。悲訊傳回加拿大牧師的耳中,開始時牧師不敢去告訴鮑能老師母,等到次日才去見她。這次她竟然哭了,而且哭得很傷心,牧師盡力安慰她,問她說:「你心裡是否很後悔把三個兒子都送去非洲呢?」她靜靜地回答說:「我不後悔送他們去非洲,我只是很難過……」老師母話沒說完,牧師接著點頭說:「當然,當然,這是件很難過的事!」這時鮑能老師母抬起頭來,對加拿大牧師說:「牧師!我不是為死了三個兒子難過,我是為沒有第四個兒子難過,因為我若有第四個兒子,我就可以奉獻給主,讓他去剛果……。」

牧師被她的話語深深感動,他一回到教會立刻敲起教堂的大鐘,緊急召聚村民來教會,牧師把此一悲訊告訴會眾,並提起鮑能老師母的哀傷,就是因為她沒有「第四個兒子」可以獻給主,被派到非洲剛果。他向年輕人挑戰,有誰願意成為鮑能老師母的「第四個兒子」,被派往宣教地呢?想不到有二十多位青年回應,願意成為那「第四個兒子」。以後,他們成立了一支佈道隊到非洲宣教。

鮑能牧師一家都非常有作主門徒的心志;但,一次又一次的經歷喪夫、喪子,卻仍然堅持要奉獻所有,為主所用的師母,丈夫過世後,他雖沒有親自前往非洲,但誰能像她那樣,作基督的精兵,全然擺上自己所有的呢?

結論

在這場爭戰中,即使有這麼多的不容易,但我們關心的是,福音使者的心願是什麼?「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我們既是這樣愛你們,不但願意將神的福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願意給你們,因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帖前二7-8)、「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什麼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嗎。因為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帖前二19-20)福音使者的焦點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神和神的選民身上。

福音使者的心願,正是我們大元帥主耶穌的心願:「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你願意作主門徒,成為基督的精兵,像使徒保羅、鮑能牧師一家、戴德生宣教士一樣,完成耶穌的心願嗎?

問題與討論:

1. 請觀察經文申命記廿1-8節並回答下列問題:當出去與仇敵爭戰,看見敵方軍隊比我方來的多時,為何可以不用害怕呢?請說出哪四種人可以不用上戰場呢?如果在一作戰部隊中,這四種人不少,那還有可能打贏嗎?

2. 根據這篇講章的分析,祭司在戰場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今天生活中的各樣戰場,也是需要稱職的祭司來幫助他人「面上再不帶著愁容」。請分享一個您曾經安慰別人、為人禱告,或帶人去參加一個聚會,之後那人得著幫助的經驗。

3. 作基督精兵是一項不容易的挑戰,需要愛耶穌過於一切,也要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不同的人,挑戰也不盡相同。對你而言,需要克服的挑戰是什麼呢?鮑能師母「第四個兒子」的故事,給你在作主門徒,成為基督精兵這方面,什麼樣的感動與啟示呢?

ĉ
網站管理員,
2015年6月12日 上午12:17
ĉ
網站管理員,
2015年6月12日 上午12:1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