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3-主日講章-為誰辛苦為誰忙

張貼者:2016年11月17日 下午7:58網站管理員

為誰辛苦為誰忙

孫榮岩 牧師

經文:傳道書2:18-24

金句:詩篇127:1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傳道書一開始,提到人生是虛空的,這位充滿智慧、財富、女人的所羅門王,當他年老時,回顧過去,發現自己什麼都有了,卻還是感到虛空,他說:「凡事都是虛空」。這種嘆息,也連帶影響讀傳道書的人。第一章所羅門以智慧發言,但似乎智慧不能解決虛空的問題。所以他一開始便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1:2)」太虛空了,所以虛空要說五遍,最後一章,傳道者又忍不住再提一次「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12:8)」。這裡的虛空不僅僅是快速的、沒有意義的,不同的翻譯更以一口氣、霧氣來表示。虛空表示永遠都不飽足,永遠沒有窮盡,為什麼呢?因為他發現很多事情是沒有益處的、是無法令人滿足的、不值得紀念的、是沒有新意的。既是如此,自第二章開始,傳道者就以四種方法來嘗試,解決虛空的問題。

1.他很認真的要嘗試,所以先對自己的心說,我們來嘗試「喜樂」(2:1a),生命中有樂事,應該就不虛空了吧?這裡提的喜樂是在宗教慶典中、宗教節日中的歡樂。很開心,11月是感恩節,一起吃火雞喜樂嗎?聖誕節快到了,大家一起福音出擊、一起聖誕大探訪,喜樂嗎?很多弟兄姊妹很期待我們12/24晚上傳統大戲,平安夜音樂崇拜,很平安、很喜樂。但傳道者說,這是虛空。

  2.再來是嘗試狂妄大笑(2:2)什麼時後我們會喜笑呢?應該是生命中重要的時刻。教會中最多笑容的場合應該是婚禮。我告訴未婚男女,結婚典禮是夫妻合力完成的第一件、也是最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幾乎給我作婚輔的,都不相信,我只能鼓勵他們好好享受這份喜樂。有一天看到我們的會友在FBpo出他新生兒滿二足月的照片,非常的喜樂,上面加註了一行字:「沒睡飽的日子二個月了」。真是有意思,下面就有一位長輩也留言:「有兒萬事足,就是睡眠不足」….我鼓勵他,想要睡飽,是很有盼望的!得到孩子,真是喜樂。但無論是第一節喜樂、第二節喜笑,傳道者說結果都是同樣沒有功效!

3.傳道者繼續嘗試飲酒(2:3)作樂、對酒當歌,想藉酒放鬆肉體,使身體舒暢。這大概是現在時下的上班族,唯一能做的消遣了,逛逛夜市、喝點小酒、看場電影。

    4.最後,是為自己大興土木(2:4-6),蓋別墅、作公園、造水池,又為自己積蓄各樣財寶(2:8)。

  傳道者為了不致虛空,作了許多努力,他也非常的有成就,2:4-8就好像他自我介紹的履歷表一般,十分精彩。他是植物學家、生物學家、天文學家、哲學家,他又是政治家、外交家,是建築師、著名的法官,又是音樂製作人、填詞譜曲三千首。他希望能從心裡喜樂、肉體舒暢或物質享受中得到滿足,甚至盼望在自己的成功與前人比較得勝中,除去虛空,得著意義。只是,似乎他為著這些日光之下,太陽之下的享受、喜樂而努力,帶來的仍是虛空(2:11)。

 當這一切世上的享受盡都無用、都沒有功效之後,2:12-19傳道者轉念探究生命的意義,是不是在智慧或愚昧當中呢?好像智慧勝過愚昧,但怎麼二者的結果又是一樣?不被紀念?怎麼會如此?傳道者發現,原來,無論是智慧人或是愚昧人,都必須經歷死亡。因為死亡的介入,又讓智慧和愚昧一切歸零。這二年,我大約主領18場的安息禮拜,但是主持的婚禮,卻不到安息禮拜的一半。傳道書說的沒有錯:「死,是眾人的結局!7:2)」。

  來到我們今天所讀的2:18-23,傳道者才會有此哀嘆。他是智慧人,所以當他意識到他會死亡的時候,死亡帶給他無窮的擔心和哀嘆,因為死亡將他一切勞碌的都歸零,不但如此,他還擔心到底誰能接棒?有沒有能力不知道?用什麼態度不知道?是智慧者還是笨蛋?他哀嘆這大好江山、豐功偉業,帶不走還要拱手讓人?那個人會不會好好維護這祖產也不知道?而死亡讓他無能為力、更無法干預。因此,傳道者在2:20一邊回顧著自己一生的勞碌(2:17-23共出現10次),一邊面對逃不掉的眾人結局--死亡。因為死亡,讓人所存留全都歸零,死亡抹去一切的意義!

美國維吉尼亞州的Norfolk,有一個人,名叫Robert Matthews,他於2003年的9/11打電話到無線電台,要求分享他的見證。

九一一事件之前幾個星期,醫生證實我妻子懷孕了,這是我們第一個孩子。由於擔心懷孕期間不能遠行,於是她計劃,用一個假期到加州去探望她的姐姐,分享她的喜訊。當我們開車到機場的半路上,我們禱告求神保佑我妻子平安,與她同在。那裡知道,我們剛說阿們完了不久,我們兩人突然聽到一聲隆然巨響,我們的車子也在猛力搖動,原來我們的汽車爆胎了,即便我用最快的速度,換上車後的備胎,但還是趕不上那飛機,我們都感到很失落,只有無精打彩地開車回家。

        這時,我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我父親是一個退休的消防員,他問我,我妻子的班機號碼是甚麼,我解釋給他聽,我們延誤了班機。父親就告訴我們,原來我妻子所坐的那班機,正是被歹徒狹持,撞上世貿大樓南面的那艘客機。
       
我嚇得不知如何回應,父親說,他準備加入援救工作,救被困在大樓裡的人。我很掛心父親的安全,另我更著急的是,他還沒有得到救恩。可是,無論我怎樣跟他爭辯,他還是堅持要去。最後他在放下電話之前,只交代:『要好好照顧我的孫子。』

        我擔心的事終究發生,父親在救援時殉職。神垂聽我們的禱告,使我的太太和孩子免於災難的喜樂,一下子轉變成為無比的憤怒。我生氣上帝沒有照顧我父親、我生氣自己為什麼沒有把握最後的機會把福音傳給他,卻花時間浪費在跟他爭辯上,我生氣父親為什麼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二年裡,我不停地責怪神奪走我父親的生命。我的兒子永遠見不到他的爺爺,我父親還沒有接受救恩,連我和他最後說再見的機會也不給我,死亡硬生生把我和父親拆散。這樣,上帝救了我的妻兒又有什麼意思?只留給我滿滿的遺憾與痛苦。死亡,抹去一切的意義。

傳道者的哀嘆,帶我們回想自己的人生,他也道出了這個人生,是十分辛苦的。我們勞碌是為了什麼呢?我們的勞碌若沒有成果,豈不是白做工嗎?

年輕時我們忙著尋求自己的未來,從孩子開始,我們就忙著讀書,無論是好班壞班或是現在的多元入學,我們仍深陷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華人傳統觀念中,孩子在夾雜升學主義、比較、補習文化的洪流中忙碌著。

學生們忙著考試、報告、作業、論文、畢業展覽,有能力一點的忙社團、忙交女朋友,一般人忙打工、忙賺錢,家世好一點的人,忙著補托福、忙著預備出國,等到忙完了,也畢業了。進入社會了,才發現,社會大學更忙。成天忙的昏天暗地,卻不太知道為何而忙?一些人開始認份的當個朝九晚十上班族,家世好一點的,乾脆辭職再回去讀書,讓爸媽養。

這年頭,年輕人一窩蜂地想考公職,不要以為公務員就比較好,一位學青在外交部服務,他刊登了一張辦公室時鐘的照片,牆上的時鐘是晚上10點,然後留言:「每天都這時間下班,包括週六,各位的納稅錢CP值超高」。他們有沒有夢想?有,但遙不可及,只剩下期待加薪、放颱風假的小確幸我們現在的學生與社青就是如此。

步入中年。漸漸地,我們忙著結婚、忙著預備新家、忙著婚禮喜宴、忙著存奶粉錢,忙著和不太認識的另一半相處,接著就是第一個孩子出生的手忙腳亂,而這,僅僅是我們的家事。在工作上,我們通常只有表定的上班時間,沒有確實的下班時間,所謂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我們忙著處理郵件、應付客戶、參加會議、接聽電話、批閱文件、瀏覽網站,跑進跑出,為讓主管和老闆滿意,常常忙了一天,疲憊不堪,卻感覺自己好像沒有做什麼,回到家,又開始面對孩子的需要,孩子都睡了之後,輪到忙家事,等到身心俱疲時躺在床上,沒有時間讓你思考今天是怎麼過的?只知道明天醒來,又是一樣的日子,繼續上演。

中年的人好像一個陀螺,每天勤勞的轉,不停的轉。這個年齡段的我們,才突然發覺,我們沒有時間找朋友聚聚、沒有時間陪父母、沒有時間運動、沒有時間聚會、也沒有時間給自己。有的時候,忙到覺得可不可以睡下去,明天就不要醒來?半夜醒來的時候,不禁思想,我們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未來,不敢想,過去的夢不敢作,也只剩下中張發票或樂透的小確幸。

有一首歌的歌詞這樣寫:「忙忙忙。忙是為了自己的理想,還是為了不讓別人失望。忙的分不清歡喜和悲傷,忙的沒有時間痛哭一場。」

最近有個新名詞--「窮忙族」(working poor),歐盟給的定義是「在工作卻入不敷出,甚至淪落到貧窮線以下的受雇者」。在「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一書中,作者提到一句話:「對於負擔不起昂貴夢想的人們,購買日常的小確幸,幾乎已是乏味生活裏僅有的樂趣。對於現實痛苦難以承受、與社會主流斷裂的人們,服用麻醉自我的成癮物,也似乎成為少數可暫時逃脫的出口。

忙碌大半輩子,到老年,應該不忙了吧?錯了,現在很多人退休了比不退休更,。更何況還有一些行業是沒有退休的。老年的生活有人忙著養身、忙著顧自己的健康、顧另一半的健康,要不忙著跑醫院、忙著幫忙孩子照顧孫子,要不忙著操心孩子怎麼不結婚,或是結婚後還是頂客族;忙著學習新科技,深怕自己與下一代下下代脫節;忙著這裡省、那裏捏,深怕給兒女添麻煩,或著又想多留一些給下一代。老年人忙著安排生活,擔心自己退化;忙著找朋友,擔心老朋友這次錯過下次見不到;或是忙著處理見到老朋友、親人相繼離開的複雜情緒。老年,也不輕鬆。或許,我們也只能卑微的盼望,哪天在睡夢中,主耶穌就把我們接走?

  各位,你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

你的忙碌,只是為了三餐溫飽嗎?

還只是為了出一口氣,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人?

你的忙碌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

忙碌是為了盡一份責任?

忙碌是為了當初的一份承諾?

  當我們忙阿忙,轉阿轉,就這樣過了大半的人生,你真的肯定到底忙碌是為了什麼?

  當我們將一輩子的希望寄託在兒女身上,希望他們能完成我們不能完成的夢想,兒女卻要走自己的路時,我們會感嘆,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

  當我們與另一半打拼了大半輩子,事業有成,卻發現感情不在時,我們會感嘆,不知道為辛苦、為誰忙?

  當我們年華老去,孩子都離家各自發展,面對孩子不在身邊,我們會感嘆,會感嘆,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

  當員工拼命工作,卻得不到老闆賞賜,會感嘆,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

  當傳道同工拼命服事,卻忽略了家人的需要,會感嘆,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

    這邊的傳道者,是集智慧、財富、權柄於一身的所羅門王。我們辛苦忙碌所希望得到的,他都已經有了,但他還是說,這些都是虛空?他依舊嘆息,不知為誰辛苦?為誰忙?

  (馮象)2:18-23太陽下辛勞的收穫也令人厭惡,因為早晚得留給後人。而,誰知道那人是聰明還是笨?可我在太陽下辛辛苦苦用智慧換來的果實,全部要給他支配,全部~呼(噓氣)。一想到太陽下自己如何忙碌奔忙,我就絕望。一個人靠智慧、知識和技能,辛勞得來的一切,要讓另一個不曾勞做的人拿去做產業,這是噓氣、也是大惡。

人在太陽下勞碌、操心憂慮,究竟是為了什麼?傳道者發現,在日光之下的勞碌,一切,真的是虛空。因為他的勞碌自己卻無法享受,還要讓別人享受。在死亡面前,他勞碌的所得,什麼也帶不走。勞碌累積的留不住,後人誰拿走也管不著。如果我們用日光之下的眼光來看待我們所勞碌的,也都會是虛空。

哀嘆這些勞碌所得之後,傳道者讓我們看到另一件事。「傳 2:24人莫強如吃喝,且在勞碌中享福,我看這也是出於 神的手。」(馮象)2:24所以阿,人生幸福,莫如吃喝,享受自己辛勞所得。而我看的清楚,幸福來自上帝的手,要不是靠祂,誰能有吃喝?很清楚的,在人間稍稍的滿足,是付出有獲得,即使如此,都是上帝的恩典。傳道者沒有要我們持續留在日光之下找意義,傳道書第二章直接挑戰崇尚「小確幸」的現世代生活。傳道者告訴我們,若我們要擺脫虛空,就必須有日光之上的看見。

什麼東西有意義?什麼東西能存留?什麼事情值得紀念?

  換句話說,有意義就不虛空;若能長久存留,就不虛空;值得紀念,就不虛空。

    1.真心回應神。今年是宣教年,我們陸續請了幾位宣教士到我們當中,有大家耳熟能詳的戴繼宗牧師,他提醒我們:「宣教工場的遠近考驗著我們對宣教工作的熱忱」,也有許多位不熟悉的,二週前來的韓偉炫牧師,就是放棄了NASA的高科技高薪工作,甘願到吉爾吉斯坦去教漢語,而他的中文程度僅有小學五年級,為什麼?在之前的橋樑事工黃牧師,他與檢察官的師母,也是放下了美國夢,到廈門去做福音工作,而今有一位從他們機構培養出的全職神學生,正在我們教會實習。他們為什麼放下好像令一般人羨慕的生活、工作,到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始呢?

    各位,我不是要告訴你,趕緊放下手邊的工作,全心投入教會的服事?或是放下現在的工作,趕緊去宣教?因為,過度的服事很有可能是逃避,一時的委身,更可能帶來驕傲。並不是每一件神的工都很有意義,除非那真是神要你去做的,否則很有可能只是我們大~發~熱~心,並不是為主,而是為自己,自己被自己感動或為了屬靈上有面子。他們是真正在基督裡,找到了意義!

    2.真實去愛。既然不一定是宗教行為就不會虛空,那麼,另一個能延續、長存的是就是愛。最近一位因為稽查酒駕而殉職的女警官,當她昏迷的時候,她的未婚夫也到她的床邊,給她戴上戒指向她求婚。我們在九月份受浸的三位年輕的姊妹,二位是癌症,再度復發進到骨頭,他們勇敢地接受治療。另一位等著換肝的心汝姊妹,神已經把她接走。她與另一位癌症的姊妹,都是婚前就發現自己身體的狀況,但是她們的先生,毅然決然地進入婚姻,陪伴她們一同經歷生病的折磨。感謝上帝,馥嘉姊妹的先生祥瑞,再一次我們談話中決志信主,他說他要用信仰來陪伴他的妻子。心汝姊妹是在很辛苦的環境中成長,有工作後,好不容易給他媽媽買了一棟法拍屋,貸款還在付,就住進了醫院。我第一次去探望她的時候,她坐在病床上,打著點滴,卻還在做公司的會計報表。她愛先生、孩子、愛弟妹。我們常去探望她,她微笑說,她要堅持到最後一刻,因為她的主,是得勝的主。在離世之前,她對信仰的堅定與勇敢,反而成為我們的幫助。她的生命雖然短暫,不到35歲,但最後的日子一點不虛空。

在我們教會,有好多長輩或長期有些慢性病的弟兄姊妹,他們需要家人長時間的照顧,這些家人所付出的愛心、忍耐與時間,就是他們的愛,是很有意義的。我們不單要為這些生病、受苦的肢體禱告,那些長期在他們身邊照顧他們的照顧者,更需要我們接納與支持,這是真實愛的表現。

    3.在意永恆。所羅門王從事的是聖殿和王宮的建造,這些建設是暫時的,但是「生命的建造」,卻是存到永遠的。我的父親現在許多事情都不記得了,他大概也忘記了過去我們相處的片段,進入到一個我不熟悉的世界。但年輕時的他,就像許多作父親的一樣,負責任的勞碌,且勞碌一生。這樣的辛勞,他到底留下什麼呢?我不知道,他也可能忘了,所以我問神。在讀傳道書、在禱告時,我有了答案,他留下我!我知道這對上帝來說,是很有意義的。

  現在有多少的人只是過日子?卻沒有生活?有多少的人只求日光之下的勞碌果效,而忽略日光之上永恆的財富?有多少人看重眼前當下的快樂,失去了那恆常能存在人心的喜樂?弟兄姊妹,忙碌不一定不好,但是當忙碌帶來的也僅僅是虛空的時候,你我是否該認真的思考,我們到底為什麼?為誰忙?為什麼而忙?我們是不是正在用那最好的,去換那次好的呢?

或許死亡正將所有辛苦勞碌的意義通通奪去,將一切豐富都歸於無有。但我們相信上帝掌管這一切,若我們能有日光之上的眼光,得到上帝賜給你的那份使命/呼召,真心回應上帝、真實去愛、真實的付出,我們的生命將不再虛空、我們的每一天將不再虛空。

問題與討論:

1.       您的忙碌是為了什麼?為何如此忙碌?

2.       對您來說,什麼是有意義?或能存留?或值得紀念的?

3.       在真心回應神、真實去愛、在意永恆的提醒上,您有何回應?

Ċ
網站管理員,
2016年11月17日 下午7:58
Ċ
網站管理員,
2016年11月17日 下午7:5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