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4-主日講章-講道理?論真理?

張貼者:2016年12月8日 上午12:32曾長華   [ 財團法人基督教懷寧浸信會 已於 2016年12月10日 下午4:48 更新 ]

講道理?論真理?

孫榮岩 牧師

經文:加拉太書516-25(羅1:18-32、林前6:9-11、提前1:9-10

金句:加拉太書522-23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

2013/11/30我們當中有不少弟兄姊妹走上凱道,今年12/3同樣場地、類似的訴求。三年過去了,我們對於有同性傾向的人、同性戀的朋友,同志運動有沒有多一點點的了解?到底他們在爭取什麼?他們為何要修改民法?爭取同性的婚姻關係?會對於我們有怎樣的影響?我們知不知道?關不關心?

2013凱道遊行後,我們2014第一季就在教會開了主日學「教會如何面對回應同性戀」,課程當中我們說明了同性戀,也提到了同性性傾向、同性性行為、同性戀、同性戀者的差異。或許我們比較關心的是台灣的經濟、勞工朋友可以休幾天假、關心美國新總統日後的政策、關心我們的政府又要開放福島的食物、關心菜價高居不下。現在有許多我們的在意是價錢或價格,但有些事情卻是會影響我們的價值!在我這次到創啟培訓的一週,我教了一週的約伯記,特別講到伯28的智慧詩的時候,我看到約伯透過智慧談到「價格/價錢」與「價值」的分別。所有重要的東西,都不在於它的價格,而在於它的價值,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是無法用價格去衡量的。比如說生命、比如說愛、比如說婚姻!這些重要的價值,都是圍繞在一個神創造的活物上,就是你就是我,這個人,人的價值。

        如同,有些問題影響我們的生活品質(活的好不好?),有些問題則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活的對不對)。我們常常在意活的有沒有錢、豐富或貧窮過於我們怎麼活,我們到底為何而活?活得像不像一個人?似乎更基本、更重要。

        現今的這個社會很不一樣,我年幼的時候,似乎沒有現在那麼多的問題。這幾年,人不斷高舉自己的結果,凡事強調人權,帶來了凡事強調民主,也帶來了多元文化、帶來了性解放。基督徒圈子也不平靜,我們好像被逼著要正視這些發生在我們週遭的問題,不能關在自己的象牙塔裡靈修、讀經、禱告(雖然這仍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事),但我們被迫要有一定的公共參與,面對這個這聖經所說,不斷墮落的世界,發出我們的聲音。

關於同性婚姻平權,最近有好多文章、好多報導、公聽會,一些教會也都開了專題講座,討論怎樣可能比較好。就法律上,大概我們可以聽到1.一次到位的修改民法972親屬篇,更改婚姻的定義、2.不改民法,改立專法(同志伴侶法)來滿足同性的需要,表達尊重他們。台灣高等法院邱姓法官說:「同性婚姻如同廢死一樣複雜」。修改民法,是零共識又牽一髮動全身的事,絕不能草率修改。否則將要改稱謂、影響現在的家庭結構,有人說這樣會影響孩子擁有一父一母的權力,有人說若同性婚姻合法,我們便沒有理由再反對各式各樣以相愛之名而結合的。

        我也是不同意修改民法的,但從近20年的同志運動、新女性運動,造就了文化界、娛樂界挺同志的論述,幾乎成為社會主流觀點,在社會進步的大旗之下,他們也得到政治正確的話語權優勢。演變至今,反同志的論述不僅被貼上「保守」的標籤,更在主流文化中被邊緣化。在基督教今日報有篇專論就提到「西方越來越多學者及關注同志運動的人,也紛紛指出,各國的同志平權運動,實質上是透過政權和立法,來將一套性解放觀念加在當地文化上,移風易俗,而最終犧牲的,總是處於最弱勢的人」。已經漸失話語權的我們,現在只要不同意,馬上被歸在歧視、恐同之列,只要不贊成,就是異性戀霸權!但是「我們尊重同性戀並不代表我們就是同性戀」,接納同志,尊重同性的相愛權力,不代表就要同意他們所提的,和異性戀相同的婚姻制度,更不是同意他們的行為。

        今天的經文,是保羅告訴當時信主的基督徒,應該如何活著。原來有些人已經信了基督,卻仍舊要靠守律法活著,要靠律法稱義;有人在基督裡得釋放,卻仍然繼續作罪的奴僕,在罪中活著。如此,十字架有什麼功效呢?十字架的功效豈不就是告訴我們無法自救、無力自救,而完完全全要倚靠恩典嗎?基督的代贖豈不就是要讓我們能在基督裡自由的活著嗎。加 5:1 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這裡的「自由」在原文有定冠詞,表示這種自由不是一般世人所稱的自由,而是基督救贖所成功的自由,惟獨基督徒才擁有這種自由。在基督裡自由的活著,要倚靠聖靈、憑著信心,等候盼望的義(加5:5)。這靠著自己做不到,所以要倚靠聖靈,保羅在這當中舉的例子,就是情慾的事。因為聖靈是與情慾相爭的,基督徒不能將得著的自由用來放縱情慾。當前同性成家、婚姻平權背後的問題,正是情慾的問題,就是性解放運動的工作。

        若我們將這個討論回歸到聖經,舊約創1:26-28是原則,之後第19章、利18:22; 20:13都是律法上的禁令。此外,我們用解經的角度來看新約中與同性有關的經文:羅1:18-32、林前6:9-11、提前1:9-10。我們便知道,這三處的經文從上下文來看,明顯將同性間的性行為當作人被定罪的底線。因此,無關乎你的性傾向(美南浸信會2014/10召開的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用的詞是「同性吸引」。這個詞是聖經所用的,聖經清楚教導同性吸引,是人類罪傾向的一種罪),聖經告訴我們,同性間的性行為,是罪。

一、羅1:18-23

1:18-23的經文中,提到「逆性」(παρ φσις,是unnatural)。保羅在此處用字指的是男性和女性,非男人和女人。在聖經中提到男性和女性時,用於廣泛的稱呼,指所有的男性與女性,比指男人和女人的範圍更大,所以保羅刻意要涵蓋所有。而逆性的情慾,原文「σαρκος ετερας」在猶 1:7可翻譯為「追求另類的身體行為」,(又如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一味地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

        罪人落在神的憤怒之下,是因為罪人向神悖逆,故意看不到神放在自然界那顯而易見的啟示。既然人不把真神當作神,神就任憑這些罪人,去行那些汙穢的事,這些事情就是羅1:24-32所記的一切罪行(包括嫉妒、凶殺、爭競、詭詐、毒恨、背後說人的、怨恨 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所以這裡的罪行是悖逆神的結果、、是悖逆神的必然表現。而同性間的性行為,和所有保羅在這裡提到的惡行,都相同,在神的眼中,這些都是罪。且不因為我們犯罪所以成為罪人,而是我們本來就是罪人,所以一定犯罪。

        1:27所提到的對象,是所有的罪人,不管你是同性戀、異性戀、美國人、中國人、外邦人、基督徒,只要有此同性間的性行為,都是犯罪。保羅以同性性行為,作為人悖逆神,以致墮落到連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敗壞的例證。人的悖逆、墮落,是全面性的,從屬靈層面、精神層面、心理層面、生理層面,到生理的功能,都全面性的敗壞。

二、林前6:9-11

這當中提到親男色的希臘文(ρσενοκοτης = ρσην男性 +κοτη/躺下/性行為這是一個複合字,也是利未記2:13中的「與男人苟合」(利 20:13 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就是有一位扮演女性的角色,另一位扮演男性的角色。保羅在此專指同性戀性行為,按上下文來說,同性性行為的罪是與其他的罪行一樣,是犯罪不能承受神的國的。但保羅也提到,即使有這些罪,聖靈還是可以將他洗淨的。

三、提前1:9-10

經文中提到的行淫、親男色正好先後指明對異性、對同性的不正當性行為。而這類罪行,也如同其他罪行,違背了神的啟示(律法),即使有人指出這段經文有它的歷史處境,也無法局限經文的意義。這種犯罪、敗壞,在保羅所處的希羅時代,直到如今都是一樣。孫寶玲院長曾在香港浸神期刊說道:「違背神給人的本性的同性戀行為是不道德的,其不道德的原因並不是由它違反了保羅所身處的第一世紀羅馬社會的風氣或道德觀念,而是基於這行徑是由人的可羞恥的情慾所產生的, 並且是違反了神給人的本性,是屬於「逆性」的性行為。這些性行為都是按著人的情慾來自主地抉擇, 而作出的罪惡行為,因此保羅用「變為」、「捨棄」、「任憑」等這些字眼說明同性戀傾向並不是天生的。」這段論述,也直接否認保羅不認識同性戀、當時不知道有同性性傾向、或2000年前的教導不合時宜等指控。

        以上三段經文,各自有具體的處境和對象,卻同樣顯示出信仰生活的對比,我們所信的,活不出來。保羅在羅馬書以同性的性行為說明這是逆性,行為及顯出人的不義、和悖逆神。哥林多前書就陳明某些行為不能承受神的國;而提摩太前書也說這類罪行是違背了神的心意,因此,經文的意義和她所要帶出的教導,不受歷史處境的局限。

        從三處新約聖經,我們可以知道,同性的性行為是罪,當然拜偶像的、淫亂的、姦淫的、作孌童的,也都是罪。淫亂(πορνεα)是指所有的性犯罪,不限同性或異性。姦淫(μοιχεα)是專指婚姻配偶的不貞,及任何破壞盟約關係。我們要知道的是:異性戀並不比同性戀優越、也不一定就更聖潔。多年前袁幼軒老師(曾經是同性戀,現在是神學院老師)說:「我們不該把重點放在同性戀、異性戀,重點在於聖潔,聖潔性戀 holy sexuality才是神對每一個人的呼召。」華理克牧師也曾經說:「現在對美國家庭威脅最大的是高離婚率,而不是同性戀運動」,而台灣,2014年時離婚率高居全亞洲第一,生育率全世界最低,至今仍在前五名。

        我們真正要面對的,不光是同性戀的問題,要面對的是淫亂、是姦淫、是性解放。性解放團體早已深耕國中小學,因為他們的目的不是爭取同性婚姻平權,而是透過同志運動來突破,在同志霸權成形後,進而讓整個社會性解放。

12/1是世界愛滋日。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在今年九月的報告,由2005年至2014年,整體HIV感染率下降了19%,但同性及雙性戀群體則上升了6%,而同性及雙性戀男性亦佔全國確診愛滋病數字的54%1324歲同性戀或雙性戀男性的HIV感染率,為該年齡組別的92%,佔同性戀或雙性戀男性的新HIV個案的27%。台灣呢,2010年愛滋已經累計感染突破二萬人,其中因男男性行為感染者佔44%,毒品注射感染佔了32%,我們禁止毒品,嚴罰毒販,卻非常的包容同性性行為?!
       
他們編的「青春水漾」教材內容不堪入目(提到),卻已經在國小當中教。中央大學的一位何姓教授,她在2011年的同運遊行中,說到:同志運動的目標就是要台灣性氾濫…12年國教的課綱,是同志文化的洗腦機,要從小學生開始洗腦。他們要讓同志文化變成台灣的主流文化。這才是我們真正應該擔心的!我們擔心我們的婚姻家庭,無法為主作見證,如果我們自己的信仰,自己都活不出來,那我們有何力量去與世界搶人呢?

        今天我們不光討論婚姻平權的問題,更是要謙卑自省,我們到底為了兩性婚姻作了怎樣的見證?魯益師(C. S. Lewis)在《返璞歸真》書中就提到:基督教的道德核心並不在於性。如果有人以為不貞是基督徒眼中最重大的惡行,可就大大的錯了。肉體上的罪惡不是,但最卑劣的享受,純然是精神上的:嫁禍栽贓、跋扈倨傲、暗箭傷人、爭權、懷恨,從這些事中得著樂趣。因為這些人性的敗壞,基督徒是軟弱的,我們無力作見證、我們不聖潔、我們需要悔改,然後積極傳福音、宣導健康家庭、兩性婚姻的觀念,並且以合於聖經教導的婚姻,來為神作見證。

        浸信會的信仰傳統是政教分離的,我們不參與政治,卻生活在這個不斷以政治作思維的社會中。我們相信獨一神掌權,卻生活在這個凡事訴諸人權的社會。現實的來說,我們需要面對這個世界的墮落,並且在這看似灰暗的世界中,活出你我的信仰。

        11/23真理堂在受到台灣國際同志權益促進會開記者會攻擊後,他們擬出聲明,11/24靈糧堂也發出聲明。這是我們需要正視的問題。就法律而言,我反對修改民法,有條件支持另立專法。讓我們一起為台灣、為這地的百姓禱告,我每一次到創啟短宣,他們或多或少都會提到曾經受到逼迫的事件,在逼迫中仍堅持信仰的見證比比皆是,帶來基督徒的成長。我在想,台灣的基督徒在信仰上,很少很少受到逼迫,而這一次在同性婚姻的議題上,我們是不是受到逼迫?這何嘗不是傳福音的大好機會。

我們可以怎麼做?

    關注同性議題,為同志禱告

    成為好撒瑪利亞人去愛

    活出一夫一妻的婚姻美好見證

    積極傳福音

各位,2013/11/302016/12/3上街頭、去凱道,就完整的表達了我們的聲音嗎?還是認真的照著神的恩典而活,活出不同於世界的生活、活出不同的婚姻價值呢?若基督徒沒有見證、若基督徒的離婚率和世界一樣,我們憑什麼反對、憑什麼對世界發聲?上街頭,可以讓眾教會聯合、讓我們的聲音被聽見,在這之後呢?讓我們好好的回到家、作一個按神心意教導的稱職父母,為你子女所受到的教育把關,也為你的言行身教求主幫助。讓我們回到工作的職場,作一個榮神益人的基督徒,為著這個極有價值的身分而活,為神作美好的見證。

問題與討論:

1.      過去這三年,您對於同性戀、同志運動,有何認識與了解?面對同志,如何面對他們?與其相處呢?

2.      嘗試分享您觀察不要上帝,過分高舉人權所帶來的不良影響。

3.      面對不同的公共議題,您認為基督徒如何能站立得穩?及應當如何回應?你可以做些什麼? 

Ċ
曾長華,
2016年12月8日 上午12:32
Ċ
曾長華,
2016年12月8日 上午12:3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