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5-主日講章-事奉者的心(三)

張貼者:2017年6月29日 下午7:21網站管理員

事奉者的心()

孫榮岩 牧師

經文:路加福音15:11-32

金句:路加福音15:31-32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我們用牧人的心,來談失羊的比喻;用主人的心來談失錢的比喻。今天我們要談到這三個比喻中的最後一個比喻,失人的比喻。

前二個比喻,談到羊走迷了,要牧人去尋找;錢遺失了,要主人去拾回,這二樣東西都無法自己回來,但今天提到的浪子的比喻,我們說這個浪子是自己回來的,好像沒有人去找這個浪子,但仔細思想,其實有人找到他,找到他的人,正是他自己,他把自己找回來。他在哪裡把自己找回來?在「豬圈」裡,他正與豬搶著豆莢,突然間,他醒悟了!英文的聖經說:「he came to himself」,他找到自己了。這個浪子,終於在最糟糕的環境,在神的光照之下,他找回自己。人要找到自己,就得先發現自己是失落的,小兒子找到自己之後,他立刻就悔改了,透過悔改,從失落的地方出來。

1999年有一位流行歌手陶,他作詞作曲了一首歌,叫作「找自己」,當中有一些歌詞很有意思,提醒我們人是在創世紀第二章迷失的、失落的。我們到底有沒有把自己找回來?所以歌詞寫著「可不可以讓我再,讓我再一次,回到那個美麗世界裡,找自己。」人多想到那美麗的伊甸園中,找回失落的自己!人用盡一切的方法,都找不到自己,所以副歌是:「不用說我只會胡思亂想,不用跟我說我只會妄想,嘩啦啦啦啦啦,讓我去淋雨我只希望能夠再,能夠再一次,回到那個美麗時光裡,找自己。」人盼望回到那個美麗世界、回到那個美麗時光,回到、回去,不就是浪子最佳的寫照。但淋雨只能使人清醒,不能將人洗淨,我們需要的是基督的寶血洗淨,被救贖後才能找到自己。如今我們不用回到伊甸園中,我們在耶穌基督裡,得回那個失去的位份,得回真正神給人的價值,我們找到自己!
       
頭一次自己讀這浪子的比喻時,我以為這個小兒子是主角,因為他要錢、他離家、他悔改、他被接納回到家裡,而父親對他的描述更是明證:「
他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這句話成為我們在座所有曾經是浪子的寫照。我總認為小兒子是浪子,但覺得長子是乖兒子,一直留在父親身邊。但漸漸地成長,我漸漸體會,這個比喻裡面有兩個浪子,小兒子是離家的浪子,長子也是浪子,他是在家的浪子。長子身體在家,心卻不在;小兒子在外面迷失了、長子在家迷失了;小兒子離開了父親,長子沒有把父親當作父親。長子也是一個浪子,住在家裡,卻沒有享受家中的豐富,嚴守規矩,卻從未領受恩典。小兒子在外面的挑戰環境中找自己,長子在內心的掙扎矛盾中找自己。既然小兒子、長子都是浪子,那這位父親要多有愛、多少憐憫、忍耐、等待、寬容因此,我們進到這個比喻中最重要的核心,父親的心!天父的心。

n   父親的心,甘願恆久忍耐

小兒子說:把我應得的產業分給我。這個兒子要求父親分家產的行為,當時就類似對父親說:我希望你趕快去世。作父親的,要面對兒子的不孝不敬、無理取鬧。當時父親給予的不僅僅是給錢財,連土地也分了。長子分了2/3、小兒子分了1/3,那麼,父親自己剩下什麼?父親只剩下兒子!父親甘願分產業,之後父親就只有恆久忍耐,父親會經歷當他分了家產之後,要面對自己孩子離開他,去追尋他的人生,他要面對孩子會失敗。

    小兒子從要財產,到離家、揮霍,這簡直是一場鬧劇,現在的社會,我們的身邊隨時都在上演這種家庭的鬧劇。無論是在家教養孩子、還是在教會牧養、服事,你一定會碰到不成熟的人、無理取鬧的人。

你在牧養情境中有類似經歷嗎?你被懷疑過嗎?你的付出被視作理所當然嗎?你會被要求給的不夠多、不夠好嗎?(在我小五跟輔導老師去中正紀念堂,到南門市場時,大家都乖乖吃陽春麵,就我執意要點炸醬麵,覺得老師不給我就不是好老師,我就是小兒子的心態)。當你面對孩子、羊群的無理取鬧,你放棄服事嗎?各位,對自己的孩子忍耐就算了,對不是自己生的孩子,你為何要恆久忍耐?但是天父對我們的心確是如此:

詩 2:7 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利 26:12  我要在你們中間行走;我要作你們的 神,你們要作我的子民。

耶 30:22  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 神。

林後 6:18  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

神對我們是充滿了父親的心腸。誰是你屬靈的孩子?誰是你屬靈的父親?我屬靈的父母親對我疼愛有加,也對我恆久忍耐,因為很多時候我也不像樣!各位,除非你也生過、養過屬靈的孩子,否則你很難體會一個父親的心,甘願恆久忍耐。

n 父親的心,接納且恩慈滿溢

小兒子在豬圈中找到自己,他心裡突然一驚:「路 15:17 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裏餓死嗎?

各位,一般的時候,人比豬尊貴多了,特別在猶太的社群中,他們把豬當作不潔淨的,不吃豬肉,更不會養豬,但在饑荒的時候,一切都變了、價值觀扭曲了!在外邦(世界)的價值觀是「食物比人值錢,所以豬比人更重要,許多東西都比人更重要?」

當時沒人施捨,甚至他還要與豬搶豬的食物。若故事就停在這裡,法利賽人會怎麼說呢?他是罪有應得、自食惡果。罪人就是應該丟在豬舍,一旦跟那些不潔淨的人在一起,當然不配被接納。但是做父親的心肯定不是這樣。

    常常我們在教會久了,我們知道、也承認自己是罪人,但我們一方面承認自己是罪人,一方面我們也肯定我這個罪人還是比他(那個罪人)好一點。所以,看到別人犯錯、犯罪,不自覺就覺得自己還不錯。有時候表面不動聲色,但內心早已下了判語。

小兒子醒悟之後,真正明白得罪的對象是上帝,他看清楚了自己與神的關係破壞,也發現了自己得罪了父親,他沒有推卸責任,他要承認自己的錯誤,於是他在心裡想好說詞:「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他動身啟程回家,還沒回到家,父親遠遠看見他,就跑過去擁抱他。小兒子按照自己預備好的心理的腳本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對照v18-19v21,你就會發現,父親並沒有讓兒子把話說完!他已經用自己的行動,表達出對兒子完完全全的接納。在當時中東的文化裡,家中的長輩,特別是父親代表一整個家族,是不隨意奔跑的,如此是有失身分、有損尊嚴的事,但父親為了兒子,不理會有沒有尊嚴。父親沒有對兒子說話,但他的動作,勝過千言萬語,他甚至沒讓兒子把話講完,就轉頭過來對眾人說:「我們可以吃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

(我小二離開家的經驗,到吃飯的時候不敢回家,只敢遠遠的看,又希望看見人,又害怕看見人最後,看見我媽站在門口,向我招手我進家門後,她只說,東西去放好,來吃飯,什麼都沒說….)這是父親的心:回來就好!父親的心,是主動給恩典,而且恩典滿出來。

    佛教有一個類似的故事:兒子墮落離家、落魄後返家,他墮落到認不出自己的父親,也只期待自己能作一個僕人。父親認出了兒子,他吩咐僕人把兒子帶進來,給他梳洗乾淨,但父親沒有表明身分,只在一旁觀察兒子的表現。慢慢的,時間證明了兒子真是改變了,他懂得負責任、有好的品德都不一樣了。這時的父親才滿意,表明了身分,並且也恢復了兒子的地位,也恢復了關係。這是法利賽人會接受的版本。我們的神不是這樣,我們的神有父親的心,你一旦悔改、回轉,祂便張開雙手擁抱你。

對於我們來說,自己的孩子你比較容易給恩典,不是自己的孩子較不容易,得罪自己的人更不容易。如何能給予恩慈並主動接納?就是為對方找理由!如同父親為小兒子找了理由。如果你能禱告,為得罪你的人找理由,你會比較容易接納。

        故事中,小兒子醒悟之後,悔改,就回家了。「路 15:18 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裏去」但是長子呢,聽到家中擺宴是為了小兒子,「路 15:28 長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一直到這一章結束,在v32父親的說話,我們始終不知道,長子聽完,醒悟了沒?找到自己了沒?他最後進屋了沒?法利賽人最後接納這些罪人了沒?最重要的是你接納了沒?你對人的接納有沒有因為你信主年日增加而逐漸提昇呢?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接納,我們才懂得去接納別人。

n 父親的心,失而復得就喜樂

在家的長子,寧願冒著與父親關係破裂的危險,也不願參加父親為浪子舉行的宴會。在猶太社會中,本來就是長子繼承家業。在一個家庭中,長子要擔負特別的責任,當然也會得到雙份的家業,長子不但要負擔照顧父母責任,也要在家庭其他事務上,作為領導。因此,照理來說,長子的身分,一定主辦家中宴會,最基本要協助父親籌辦、扮演好幫助者的角色,但長子卻缺席。小兒子要家產,不像兒子,長子分了家產卻不幫助父親,也不像兒子。

長子有錯在先,父親大可請僕人去請他進來,或用自己的權柄命令長子照辦,但父親的心,就是親自到外面去勸他。父親對二個兒子都是一樣疼愛。

路 15:20b 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

路 15:28 長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

父親要出來勸他:可能會這樣說:「兒阿,你就進來吧,你兄弟回來了」但是長子也沒讓父親先說話,他可能隱忍許多,看到父親走出來,他立刻先說話:「路 15:29-30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他看似從來沒有違背父親的任何命令,卻也沒有把父親當作父親。長子錯誤的認識他父親,導致他不認同他父親分財產、不接受他父親面對一個悔改者的態度、不同意他父親,怎麼可以再把這個弟弟當作兒子!長子認為只有像自己這樣的才配作兒子。長子在父親身邊多年,仍舊無法體會父親的心。父親愛他,也愛他的兄弟,但他一直覺得父親偏愛弟弟。

路 15:31  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

路 15:22 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

路 15:23 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

父親給誰的比較多呢?

父親當長子是兒子,是自己的責任!他卻當弟弟是敵人!一個任意妄為、侵佔家產的人、當他是拋家棄父的人、是財產的搶奪者(競爭者)、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不值得原諒的人、不配得恩典的人!

若有父親的心,會把兒子當責任,不會視為眼中釘。父親的心不會有分別,當孩子失而復得,父親就是喜樂。父親盼望告訴長子:「你看弟弟應當有怎樣的眼光?要把他當作兒子!且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兒子,就會喜樂。要看到他的改變,而不是一直著眼在他過去的錯誤,你才能喜樂。」作父親的面對這樣的狀況只有喜樂,若一個父親擔心兒子又回來分財產,那他一點都不像父親。

這段經文父親重複說了二次: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你看到一個作父親的心了嗎?他只在乎這個兒子,以致於他不斷重複表達,以致於他欣喜若狂。長子從來沒有與父親有正常的關係,他所認識的父親過於嚴厲,什麼都不行、規則一大堆!小兒子眼中的父親過於慈愛,能予取予求、恩典太豐富。當初小兒子在分家產的時候,他不明白父親的心。之後的他悔改了,卻仍舊沒有把握,所以他自己心裡說: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雇工就夠了。但我相信他回到家的那一刻,他體會了。反而是這個在家裡待那麼多年的長子,還是不能體會父親的心。如果,連一個作兒子的,都不能體會父親的心,誰還能體會呢?如果一個悔改回家的基督徒、或是長年在信仰中的老基督徒都不能體會天父的心,那誰能體會呢?

n 父親的心,神總不求被了解

小兒子對父親說:「把我應得的產業給我」。長子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路 15:29-30)」

        長子責難父親:你作的什麼事!?你知道你小兒子這樣你還給他!一個作父親的,要面對兒子的不理解,當面指責和背後批評。

長子雖然在家,卻像浪子一樣,長子在家作浪子,因為他身體在家,心卻不在,他的心在家迷失。長子表面上好像尊重父親,都按著父親的要求做到了,但是他從心裡卻沒有尊重父親,因為他沒有將父親當作父親,他把父親當作老闆,他在家裡做雇工。他不能體會父親的心,因為他不相信父親會那樣對他(殺牛宰羊讓他去和朋友宴樂),對他來說,父親是那樣的不公平、不講理又偏心。

    你的孩子是否覺得你不公平?對外面人都比較好?對他就比較差?或是他覺得別人的爸媽都比較好?你有沒有遇到你的屬靈兒女挑戰你,為什麼他就可以,我就不可以?你可曾在服事中對人掏心掏肺花時間又花錢,他還覺得你對他不夠好?服事就會經歷怎麼做都不對的,但是,一個做父親的心,不能去較真。

路 15:31 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

很清楚,父親心平氣和地喊他:兒子啊。兒子與父親的關係最重要的,不是給你什麼東西,而是我與你同在,我跟你在一起!長子應當看重這個,為他能長年陪伴父親而高興。但他沒有因此高興,他高興的來源是他得的比弟弟多。就算如此,父親告訴他:「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作父親的沒說:「既然你這樣講,那表示你跟雇工沒兩樣,就把你當做雇工!」沒有,父親仍在挽回,因為這一位也是他的兒子。

各位兒女,重要的是父親的同在,不是父親的財產;各位基督徒,重要的是上帝的同在,而不是祂會給予你要的東西,無輪你在什麼處境,最寶貴的是上帝與你同在。

一個作父親的心,在牧養的過程中,是不斷仰望上帝的,因為會被誤會、會被比較、會被錯待、會被無禮的要求很多時候,父親的心,兒子並不懂,你需要耐心等候他長大,等他自己成為父親,開始餵養他的孩子、屬靈的孩子,他就會懂了!

教會現在正在推動門徒訓練,因為只成為信徒是不夠的,主耶穌要我們都成為門徒。門徒就需要傳福音尋找失喪的人,要帶領新信徒,裝備他們、餵養他們,用一顆父親的心,等候他們成長,也成為主的門徒。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五章講的三個比喻,告訴我們要有牧人的心、主人的心,以及父親的心,盼望我們真正能體會,並且擁有這三種心,成為門徒,動起來,回應上帝。

問題與討論:

1.試著分享小兒子失去什麼?得到什麼? 又大兒子失去什麼?得到什麼?


2.依你現在的信仰狀況,你是大兒子?還是小兒子?如何成長?


3.用你的話來表達,父親的心是如何?我們怎樣能擁有父親的心?


Ċ
網站管理員,
2017年6月29日 下午7:21
Ċ
網站管理員,
2017年6月29日 下午7:2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