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9-主日講章-娘家

張貼者:2017年2月3日 下午5:59網站管理員   [ 已更新 2017年2月5日 下午10:32 ]

娘家

孫榮岩 牧師

經文:路得記1:6-183:1-5

金句:申命記24:19你在田間收割莊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這樣,耶和華你神必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賜福與你。

今天是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你會怎麼解釋阿?其實愈簡單的東西,愈難定義。娘家是不是娘的家? 或是有娘的家? 原來的家? 如果父母都已過世,那什麼是娘家? 娘家是不是那個永遠接納你的家?

娘家,是已婚女人對自己父母家的稱呼。對尚未離開的女兒來說,娘家還是你家。但對已經離開的女兒來說,娘家已經不再是你的家。娘家只能小住片刻,不可長住久留。初二回娘家,是一個特別給嫁出去的女兒回家過年的日子,這一天,這些女兒又可以從媳婦兒,變回女兒。今天我們要從路得記,來看看這幾位女人,以及她們回娘家的故事。

n   離家

背景:當時的時代/社會是士師時代的晚期,士師就說明了當時以色列百姓自己作王、個人任意而行,而士師本身也每況愈下

以利米勒因為饑荒,帶著妻小逃難式的離開家鄉(不像一般移民,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他們離開伯利恆(麵包之家),逃到外邦摩押地。可見當時大環境非常惡劣。

23:3 「亞捫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他們的子孫,雖過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華的會。

這是一個愈來愈好的時代嗎?從他們的名字便可看出,第一代以利米勒(我的上帝是王)、拿俄米(甜)。但是下一代:瑪倫(生病)、基連(虛弱),是一代不如一代。反應到現在家庭,在文化上愈來愈膚淺,在經濟上更可以看出類似的情況,上一代的家庭是先苦後甘,但是這一代的家庭,是先甘後苦,無論中國大陸還是台灣,都是再怎麼苦、不能苦孩子,再怎麼窮、不能窮孩子,就這樣造就了許多草莓族、頂客族、啃老族。到了我們的下一代的家庭,就不再有甘,乃是先苦後苦,一般可能更苦。這會造成什麼樣的社會氛圍?

        以利米勒與拿俄米,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舉家遷到東邊的摩押地,本想在異地娶妻生子、重新開始,孰料家中的男丁先後死去,剩下三個婦女。

三位女人共同的苦是什麼?大環境帶來的辛苦、生活上的困難、寡婦(缺乏男性保護)。三位女性不同的是,對未來的盼望,二位媳婦還有再嫁的盼望。拿俄米已年邁不能再嫁,她看到神賜福給祂的百姓,於是她主動想要回家,中文聖經用的動詞先是起身,後是歸回。第六節複合主詞後的第二個動詞(歸回)用的是單數,很明顯強調這是拿俄米主動的行為,她要回到她原來離開的地方,娘家伯利恆。之後第七節的動詞又是複數,回到表達三個女人一起的動作了。

n   回家

因著相信耶和華的緣故,她要回家,同時拿俄米也想到跟她同樣命運的二個媳婦,她們沒有理由再跟她離鄉背井,到她們從來沒有去過的伯利恆生活,所以,我回我的家,你們也回你們的家。在她們已經離開摩押一段路之後,拿俄米對兩個兒婦說:「你們各人回娘家去吧。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恩待已死的人與我一樣!(1:8這句話顯出拿俄米還是保有她的信仰,並且她知道自己是個領受恩典的人。

拿俄米在意耶和華的眷顧,她同樣也在這樣的處境下,眷顧她的媳婦。她急迫地要媳婦回到娘家,這一段話可當作她與她二個媳婦的道別:「再見了,願耶和華賜福給你~」。娘家一詞在舊約聖經僅出現三次(還有雅歌3:48:2,指著母親的家,母親的臥室,學者說這可以指安排婚姻場所,母親是扮演愛人間協調者的角色。)

拿俄米也藉此釋放媳婦未來對她的照顧責任,使她們得到自由。理由就在後面的1:11-13(她無法再承諾她們婚姻中的保護與幸福)以及1:20-21(跟著我是受苦的,就讓這苦留在我的身上吧)。我們從拿俄米這一段話的語氣,從命令,到動之以情,當中層層的情緒,可以知道,這二個媳婦原本都不願意離開她,回到摩押,但她們執意要跟拿俄米,卻讓拿俄米更加痛苦,因為她覺得耶和華伸手攻擊她。拿俄米對他們說:「不要叫我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瑪拉(就是苦的意思),因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1:20這裡她所用的稱呼--全能者,一共出現48次,就有31次出現在約伯記。彷彿拿俄米此時和約伯站在一塊兒,質問神:「我受了大苦,都是祢造成的!」從這段精采的婆媳對話,表面上看到的是拿俄米認為神把她當做敵人來攻擊,事實上,我們也可以深層的看到,即便到了這樣的光景,拿俄米仍堅持神在她一生遭遇中的參與,這是她的信仰。

隨後,大媳婦俄珥巴回到他的娘家摩押地。大媳婦其實比較像一般人。一般正常人考慮的是自己、安全感、溫飽、未來的幸福而路得看到的是什麼?什麼條件讓她寧願選擇拿俄米的經驗呢?什麼讓她寧願伴隨一個充滿苦毒的寡婦,離開了家人、朋友、宗教傳統、與熟悉的一切?

或許謎底就在拿俄米最後一次勸告路得時浮現拿俄米說:「看哪,你嫂子已經回她本國和她所拜的神(基抹)那裏去了,你也跟著你嫂子回去吧!(1:15)」你回去你的地方,你去敬拜你的神吧。沒想到路得說出那感人肺腑的內心話:「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裏去,我也往那裏去;你在哪裏住宿,我也在那裏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 神就是我的 神。你在哪裏死,我也在那裏死,也葬在那裏。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1:16-17這樣的話,帶著對於關係的認定、也帶著滿滿的信任。如同我女兒噴氣喘藥時,對我說:你坐這裡我就坐這裡、你坐那裡我就坐那裡,因為我要坐你身上

路得的反應表明:無論如何,我已經離開我的家,把你當作我唯一的家人了,從今以後,我不再以一個摩押女子的身分來生活,我要以一個以色列人的身分來生活。在這裡,我們看到了拿俄米信仰所帶出的果效,也在此開啟了,路得將夫家當做娘家的旅程。

    誰說婆婆的信仰,不能改變媳婦呢?誰說媳婦從信仰而出的好行為,不能影響婆婆呢?只要我們的信仰不只在嘴上,而有行為。

對路得來說,她的第一個娘家在摩押地,當她說完1:16-17,她開始認定這第二個娘家是拿俄米家。

n   娘家

1.  觸景傷情的娘家

拿俄米回娘家了,回到伯利恆,這時的她一無所有,他所跟著出去的男人,以及跟他出去的男人,都沒有回來,只剩下她,和一個跟著她回來的女人。為此,拿俄米還改了名字,從甜改成苦。

對拿俄米來說,在伯利恆,有他丈夫以利米勒常走的街道,有他兒子們曾玩耍嬉戲的地方,有他與街坊鄰居互動的角落,更有著一些老去的朋友。這些景象似曾相識、再熟悉不過的事務牽動著她的情緒,她回家了,回到她的娘家。娘家沒變,唯一變的是,她面對過往遭遇的憤怒與苦澀。當她面對著婦女們彼此議論:「這是拿俄米嗎?」 這個她已經不斷告訴自己要丟掉的稱呼、這個不符事實的稱呼,令她感到厭惡,一股莫名的憤怒,再也忍不住的傾倒出來。回娘家,會觸景生情?或觸景生氣?或觸景生恨呢?娘家,總是牽動著我們的情緒。

    回娘家,對於大部分的女兒來說,都是引頸期盼的。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也並非那麼容易。(有時人不要回家,因為那不是她的家,只是她兄弟的家。有些女人為了趕緊脫離原生家庭而出嫁的,很多年都不想回去)除非我們能跨越過去的傷痛、能對遺憾釋然、除非我們能在神裡面,長大成熟,用不一樣的眼光面對過去,除非我們接納過去。對拿俄米來說,回到伯利恆,意味著她要接納過去、面對現在。

2.  完全陌生的娘家

拿俄米回到伯利恆,肯定五味雜陳。對於路得來說,雖然她已經認定拿俄米的家,也是她的家,但她對於伯利恆,是完全陌生的,她是回到故鄉的異鄉人。路得不認識路、不認識任何人、也完全不懂規矩、也不能守規矩。(不知是否拿俄米沒告訴他律法?就讓她去摸索?)

23:22 「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2:2 摩押女子路得對拿俄米說:「容我往田間去,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拿俄米說:「女兒啊,你只管去。」

(另一種翻譯:「我蒙誰的恩,我就在誰身後,在未收割的禾捆中拾取」)

2:7 她說:『請你容我跟著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麥穗。』她從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裏坐一會兒,常在這裏。」

誰知只能在田四角拾取呢?誰知道只能跟著工人後方,拾取掉落的麥穗呢?可能路得錯誤的經驗讓她受挫、害怕。路得表明要以拿俄米的家,當作她的家,需要付許多代價。這其中的困難,當過媳婦的,應該都不陌生。適應另一個人的家庭,是很不容易的。

3.  神預備好接待家庭

神的帶領,處處顯出恰巧!

1:22 拿俄米和她兒婦摩押女子路得,從摩押地回來到伯利恆,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

收割大麥的時間是四月底到五月初,二週後收割小麥。作者特別記載時間,正好與1:1對稱。1:1士師時的饑荒、離開伯利恆。1:22回到伯利恆、豐收大麥的時刻,如此,解決了她們回娘家的第一個問題,食物!這是第一個恰巧

2:3 路得就去了,來到田間,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裏。學者Rashkow指出這一句特殊的語法翻譯:「她出發,她來到,在收割的人身後,在田裡拾取,然後,她恰巧來到波阿斯的田裡。」

2:4 波阿斯從伯利恆來,對收割的人說:「願耶和華與你們同在!」他們回答說:「願耶和華賜福與你!」

        她們回娘家的第二個問題,就是繼承/後裔的問題。

2:7  她說:『請你容我跟著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麥穗。』她從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裏坐一會兒,常在這裏。」

2:7路得的請求,可以推測路得不是那麼剛好,第一次就跑到了波阿斯的田,她很可能先在別人的田,用錯誤的方法收取麥穗而被拒絕(沒有跟在收麥穗的工人身後撿麥穗,或沒有在田的四角拾取,或從禾捆當中直接拿取),之後,她才恰巧到了波阿斯的田,卻不敢隨意下田,只在田旁的農舍中待著。這時,波阿斯也恰巧從城裡回來。

4:1 波阿斯到了城門,坐在那裏,恰巧波阿斯所說的那至近的親屬經過。波阿斯說:「某人哪,你來坐在這裏。」他就來坐下。

最後的恰巧當然是預備娶妻贖地的事件中,波阿斯與這位親屬的對話。

n   神家

1.  神家是我家

路得的敘事,表達這位以色列的上帝,是位接受外邦人的上帝!

路得的遭遇,是從摩押女子(1:22à婢女(2:13à適婚女子(3:9à一般女子(4:11à妻子(4:13)。

2:12  願耶和華照你所行的賞賜你。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翅膀下,願你滿得他的賞賜。」

這其中,作者巧妙的應用二處經文,讓我們明白。首先在2:12波阿斯要路得來,「投靠在神的翅膀下」。這裡的翅膀,與3:9中路得向波阿斯表達:「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的衣襟,是同一個字。波阿斯告訴路得,投靠耶和華必得賞賜,路得以波阿斯為耶和華賞賜的實際,而波阿斯也欣然接受!這豈不是神的美意?

        二,一個投靠耶和華的異教者,循序而被接納進入以色列信仰群體。路得記中「摩押女子路得」共出現七次,都是用此標註外邦人的詞彙來介紹路得,直到4:10波阿斯在眾人面前作見證之後,4:13波阿斯迎娶路得時就不再出現。

4:10  又娶了瑪倫的妻摩押女子路得為妻,好在死人的產業上存留他的名,免得他的名在本族本鄉滅沒。你們今日可以作見證。」

4:13  於是,波阿斯娶了路得為妻,與她同房。耶和華使她懷孕生了一個兒子。

        路得離開了娘家摩押,她立志跟從拿俄米,並接受她的信仰,進入這個與耶和華立約的信仰群體中,最終,拿俄米的娘家,也成為路得的娘家,拿俄米的信仰,真實成為路得的信仰。

不但4:11-12表達以色列人接納摩押女子路得為完全的以色列人,更透過4:18-22顯出以利米勒家勝過悲劇,產生以色列的君王大衛。

2.  神家是你家

我們的神,不單是拿俄米的神、波阿斯的神,也是路得的神,祂接納任何一個因信悔罪的人。我們也特別看出來,一個曾經被接納的人、被赦罪的人,是更容易、也更願意接納別人,也更容易原諒別人。如同波阿斯,他因信而有的不同家庭觀,從他第一次見到路得,他對路得的稱呼,自始至終都是女兒。我想,這與他母親喇合是外邦人被接納、他被接納很有關。一個接納的人,來自於他曾經被接納;一個接待家庭來自被接待的家庭;一個樂意接待不同人的教會,是因為我們深知,我們都曾經被接待過,都曾經被主耶穌接納。

今天是回娘家的日子,今天也是一個讓我們再次思想,我們是被接納成為神家中一份子的日子。神的家是你家,懷寧教會是你屬靈的家、是你的娘家,永遠接納你,歡迎你的地方。盼望我們在這裡經歷被接納、被原諒,我們也成為接納別人的人,我們的家也成為別人的娘家,隨時為人敞開,接待服事有需要的人。更祝福每一位回娘家的你我,帶著滿滿的祝福回去。

題目:

1.      對你來說娘家是什麼?哪裡是你的娘家?娘家和母會(教會)有什麼相同?

2.      你認為路得為何願意跟隨拿俄米回到伯利恆?又她遭遇了什麼挑戰?

3.      你的家能成為怎樣的娘家?若懷寧教會是你的母會,你期待她是怎樣的教會?

Ċ
網站管理員,
2017年2月4日 上午2:37
Ċ
網站管理員,
2017年2月5日 下午10:34
Comments